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密林小镇前传

        还在很久以前...大概几千年前吧,那时的王子才堪堪成年,尚还稚嫩,但已经学会了要去讨好他所有好感的人,对感情懵懵懂懂的他也已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当他处处跟在我身后,不经意的献花给我时,我便感觉到了,他在尝试着讨好我。

        他把我当成可以爱慕的对象,但其实我懂的,他弄错了他的心,我只是在他身边陪伴时间比较长的一个女性以及伙伴而已,迟早有一天,他会看清他的内心,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好好保护他那尚还青涩的,属于孩子的感情。
转眼几百年过去了,稚嫩的王子也已经长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我以为他的感情已经过去了,在我这些年的不回应下,他应该已经知难而退了。
但是我错了,有一天,我的王找到了我,他漫不经心却话里有话,他说,王子已经长大了,是时候该找一个身份高贵的妻子成婚,并且生下一个血脉纯正的孩子,你看,我是否该让他西渡去到海的另一边找到他一生的挚爱?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后敏锐的察觉到王眼里的试探和冷漠,才发现,原来王子对我的感情一直没有放弃,而我却习惯了他对我的好,并且找好了借口以便让我心安理得的享有这份好。
内心隐隐有什么要突破出来,但我狠狠压制住了它,天,我真不该靠近王子,我明明知道的...没有哪一个女人可以对王子的示爱无动于衷。但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只是一个身份低下的西凡尔精灵罢了,王室需要高贵的血统来维持。于是我隐晦地表明了我对王子绝无肖想,成功安抚住了王。并且决定斩除内心对王子的隐隐回应。
终于有一天,我等到了一个契机,等来了他,我一生的挚爱,这对当时的我来说真是救赎,我无视了爱人是一名固执的矮人的事实,无视了矮人与精灵是世仇的事实,甚至无视了对方只有短短一百年的寿命的事实,我放开自己的内心,让自己随心所欲的去爱他。我想,总不会比爱上王子的后果来的更糟糕。
好在他也爱我。
还记得有一次,他拿出一块石头给我看,吓唬我说上面有着可怕的魔咒,其实那是他的母亲送给他的平安信物,随后他把这个当成信物送给了我,在惊喜的同时,我察觉到了身后王子落寞的眼神。
于是在我们出去清除森林深处滋生的邪恶时,他略带醋意的在我面前说着矮人的坏话,甚至幼稚到去针对矮人的身高,当时我笑着反驳:在矮人中,他可算高的了。
他不说话了,在我要走的时候,才默默嘟囔了一句:还是一样的丑。
......
我竟然无话可说,虽然奇力在矮人中甚至人类中都算很帅了,但当他面对精灵族这个神的首生子时,一切都不值得一提了。
美好的日子很快过去,面对倾巢而出的邪恶势力,不论是我,还是王子,还是奇力,只要是这个大陆的一份子,都要参与这场五军之战。
在这场战役中,奇力为了保护我而死,而我,也受了重伤,战争结束后,痛失爱人的我不再回去密林,我向王请求离去,王同意了。我带着他给的信物去了遥远的国度流浪。
对于精灵来说,只要确定了,一生便只能爱一人,对于我来说,失去了他,一切不在有意义,花儿不再香甜,大地不再生机勃勃,食物也变得难以下咽。我终日靠着那块石头和回忆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来度过这煎熬的永生,但即使如此,我也未曾想到过死,因为我要为奇力复仇。
我终日寻找着半兽人,甚至翻遍了整个大陆,一个一个恶心的生命在我手中逝去,虽然索伦已经被消灭,但还是留下不少的党羽躲在阳光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他们虽是邪恶,可是这样的屠杀对于精灵来说,也算不得光明了。
但我不在乎。
不知过去了多久,可能有了几千几万年吧,半兽人早已在这片大陆绝迹,我的族人也已西渡,而我的友人,王子殿下,在我走后参加护戒之旅的途中战死。
他是个很单纯的人,不懂死亡所带来的痛苦,可现在,也轮到他来体验死亡了,其实不必要怕,死去精灵的灵魂会回归维林诺,经过轮回后能够带着记忆继续效忠他们的王,王子殿下也不应该例外。
所以我没能及时参加王子的葬礼,而当我终于有了时间回去密林的时候,才发现族人早已西渡。但进入殿堂后,我却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人慵懒的斜靠在王座上,亦如当初,绝美的面容上已不再带有高傲,纤长的睫毛也投下一片落寞的阴影。
我的王,他没有走?我很惊讶,也有些想要落泪,密林熟悉的气息包围着我,我疲惫太久了,只想要在这里好好休息。
王微微抬起头看我,似乎是有些失望,也有些欣喜。那双灰蓝的眼睛带着深入骨髓的疲惫看向我。
“你回来了,孩子。”
“是的,王。”
“这些年来过的如何?”就像每个关爱晚辈的长辈一样,他一语一句的问着话。但那些都是不重要的,我只想要知道为何他还留在这片大陆。但我的礼仪不允许我做出那么失礼的事。
“不怎么样,没有了所爱的人,一切不再富有生趣。”我诚实地回答。
他良久没有说话。
我抿了抿唇,决定先知道我想要知道的,“我很好奇,我的王,为何您还未曾西渡?”
他却缓缓闭上眼睛,左手按住太阳穴轻轻揉捏。像是缓解痛苦。
我不懂,他有何痛苦?难道这些年来还发生了我所不知道的事?
“王......”
“我在等他。”
他?我一怔,没太明白,他,不是她,“您所指的“他”是......?”
他睁开眼,看向我:“莱格拉斯,他还未曾归来。”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王子殿下早在几千年前便已死亡,应该很快便能转世回归啊。
“他和他母亲一样,死去,不再回来。就像真正的死去一般,不留任何痕迹。”他悲痛的说。
“这...这绝无可能...”我有些语无伦次,无论如何,我都不敢相信那次的葬礼,便是我所能与他见面的最后一次了。
我跪了下来,乞求王的饶恕。
“对不起,王,我...我不该任性跑出密林,守护王子本该是我的职责...”
“陶瑞尔,这不怪你,”王大度的宽恕了我,却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他说,“我不能让我和莱格拉斯所做的错事背负在别人身上。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而我,也将代替他承受这一切。”
我满脑子疑惑,但却明智的选择没有去问,王看起来很悲伤,我也能够理解,但还是不得不为我的王感到不公,王的一生几乎从未有过快乐,在他的幼年时期,前任王后为救了救王,永远离开了王和前任国王,少年时,前任国王为保护家园战死沙场,可怜的王刚过完成年礼,便要接替王位,挑起重担。在王后的逝去后,他终于害怕了,他害怕死神也会带走他的孩子——小莱格拉斯殿下。于是他闭关锁国,终日待在他的国度,不允许他的子民们出去,也不允许外面人进来。只有王子能够为他带来片刻的笑容,可是最后...就连王子殿下也...

        我轻声退下,不再打扰国王。
在密林一连呆了五十年后,我告别了王,再次离开了家园,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去哪,但总能有接纳我的地方,再不济,我还可以回来,作为王忠实的臣民,我依然可以选择守护他直至王子归来。
        下山后,我发现了山脚下多了一个小木屋,它已经破损的快要不能遮风挡雨了,但庭前的花朵却鲜艳夺目,和破败摇曳的木屋形成强烈的对比,不难看出它们的主人把它们照顾的很好。
我一时有些好奇,走向前去,轻轻推开房门,当然,我是不会相信这个屋子里会有人,事实上它真的已经破的不行了,没有人会住在这种快要坍塌的地方。
但进门后我却听见轻不可闻的咳嗽声,撕心裂肺,但又无可奈何。
“是谁?”里间传来虚弱的问候声,在其中,我闻见了死亡所带来的安详的气息,我可以肯定里面的那个人类的生命正在渐渐流失,他快要活不久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推开他房间的门,果不然,一个年老的人类躺在床上,混浊的眼睛蒙上一层灰蒙蒙的不知名物质,身体似乎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就像干腌的老树皮。
看到我,他似乎很惊讶,
“孩子,你的穿着可真奇怪。”他和蔼的说。
不知为何,看到他,我有些说不出的难过,在经历过死亡带来的痛苦后,我已经不像当年那般天真的以为死亡只是一次轮回了。
他没有在意我的沉默,只是自言自语感叹:
“你知道吗,在我还年轻的时候,遇见过一个男人,那时候啊,我真的惊呆了,他有着最柔滑的铂金长发和最深邃的蓝眼睛,天啊,他就像传说中的精灵,不然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美的人?”

“当时一头白鹿引导我来到他身边,我相信这是上帝的旨意,所以搬来了这,”他干枯的手轻轻拍着床铺,语气略带骄傲,“这三十年来,我一直守护着这座森林免受外来者的侵扰。”
听到这,我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类当年遇见的是王,但我不懂他为何要和我这个陌生人说那么多。
他眨了眨眼,看向我,面容带起一个和蔼的笑容,温和极了,在那一瞬间,我的心瞬间被什么填满了似的,意外的觉得这个人类给我的感觉很熟悉,那个笑容...就像...就像当年尚还稚嫩的王子殿下......
见鬼,我怎么会那么想?我被自己的想法给惊住了,这只是个人类罢了。
“唉,老了,太久没有人陪我说话了,啰嗦了点,其实,我是想拜托你,我知道我很快就要死去了,但我希望我的尸体能够埋葬在这山脚下,而不是在这个小屋里慢慢腐烂。”
       “我知道我与你来说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老家伙,但我真心请求你帮忙,如果你乐意,我床底下的罐子里还有一点儿钱,你可以拿走,作为酬劳。”
        他静静的看着我,就像在等我一个并不重要的回答。而我看着他的不再有光泽的眼睛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并不在乎人类的钱,但我想要帮他。
他不再说话,而是安心的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静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守着他,然而他这一闭眼,却再也没能醒过来。
我按他的嘱咐把他埋葬在密林的山脚下,靠在墓碑上,内心只觉得涨涨的,难受极了。我不知道我为何会答应这个要求,可能是为了感谢他这些年来的守候吧,虽然密林并不需要一个人类来守护。
在收拾他的遗物时,我发现了一张照片,那是……
        照片上的男人一脸笑容的看向镜头,自信而又开朗。他有着一头利落的棕色短发,蓝色眼睛里满是笑意。
        我忍不住伸出手触碰他的面容,指尖顺着熟悉的弧度滑动。
       一个名字涌上心头来到我的嘴边,我死死咬住唇,就像一句禁语一般,我怎么也没法说出那几个字,但内心的胀痛感再也压抑不住,我捂住嘴唇,泪水划过脸庞滴落在照片上。
怎么会……怎么会……我拼命压抑狼狈的哭泣声,猛然看向王所在的位置。
陛下……王子殿下他……他已经回来了啊,他守护了密林和您五十年了啊!

我本以为,这座坟墓会成为一个无名墓,现在,我却亲手刻下它——莱格拉斯,瑟兰迪尔之子。
我不知道为何王子会转世成为人类,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失去记忆,但我并不打算告诉王,他只需要一直等待下去就好了,总有一天,王子殿下会回来的,但绝不会是现在,也绝不会是三十年前。
我坐在坟前,为向王子赎罪,我打算守护到他再次归来。
不过,人也不能太悲观不是吗,毕竟这一次,我总算赶上他的葬礼了。

ps:打算重开了,接着这篇文写密林小镇吧。喜欢的第一个cp就是密林父子,兜兜转转还是回来继续写了。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