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密林小镇(1)


     曾经莱戈拉斯曾这样对自己说过:

     失败只不过是因为成功还没有到来,任何傻瓜都会失败。 

     年仅二十一岁的莱戈拉斯,刚出大学的他对未来充满希望和挑战,也许有过失败,也许有过消沉,但天性乐观开朗的他总能很快拾起希望,一次次积攒经验撞向那座叫做挫折的城墙。

     他成功了,没错,他的努力让他走上了人生巅峰,那时他不过二十四,便成为了别人眼里的成功人士,公司的宠臣。 

     然而他并没能得意太久,在他崛起的地方,连重新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他被直接宣判死亡。 

     他的一次失败几乎令公司破产!那是尚还年轻的他根本不能承受的打击,就连继续任职都成了一种奢望。 

     公司在开除他后就宣布破产,而这个曾经别人眼里的成功人士,也被打入失败者的行列。 

     惨败是带有神话色彩的灾难,惨败是讲给别人听的故事,让他人暗自庆幸,因为灾难没有落在他们头上。 

     莱戈拉斯闭上眼睛,有些绝望的想着。 

     他坐在昏暗的房间里,几日的颓废生活让他的下巴冒出一圈圈胡渣,肿胀的黑眼圈说明了近日的不良好睡眠。 

     靠在椅子上,他揉了揉乱糟糟的卷毛,有些烦躁的拉开桌柜,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把水果刀。 

     莱戈拉斯取出里面的刀具,细细打量。在昏暗的灯光下,随着不停转动刀柄,一道幽冷的光芒慢慢闪过。 

     许是想到了他不可挽回的失策,他的眼眶慢慢发红,湿润。这种情况,几乎每天都要发生那么两三次。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一刀捅死自己算了!他确实也那么做了。 

     他用刀侧对准了自己的左手腕,右手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突然想到了什么,莱戈拉斯一顿。 

     放血好像死的有点慢……

     他想了想,又慢慢把刀尖移到自己的胸口前,对准了自己的心脏。有些欣慰的想着,这样应该死的比较快。

     再次席卷而来的伤感使得他回到了最初的绝望,右手因为微微的手软而使得刀尖对着自己的胸口一戳一戳的,豁出去的刺激感让他全身微微战栗……

     “叮叮叮——” 

     突如其来的铃声吓得莱戈拉斯一个激灵,右手微微一用力,刀尖便突破衣物刺破了皮肤。 

     “嗷!”从小就比普通小孩怕疼长大了更是如此的莱戈拉斯几乎同一时间惨叫出声。 

     他甩掉刀具,撸起衣服查看自己的伤势。 

     还好,只是破了皮。莱戈拉斯庆幸的松了一口气。 

     得知自己无碍的他,一瞬间便把仇恨转向了打来电话的那个人。 

     他接通电话,还没等对方说什么,就劈头盖脸的把话砸了过去, 

     “维拉在上,如果你的父母有教过你不打扰别人的休息的话,你就应该知道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 

     是的,他隐瞒了他并非休眠而是自杀的事实,但实际上他也没有必要告诉对方。 

     电话对面沉默了很久,久到莱戈拉斯消气了,几乎以为对方挂断电话了,如果不是他没听见挂断电话的所特有的忙音的话。 

     慢慢的,沙哑的厉害的嗓音才平静的传入他的耳里。 

      “没有什么父母了,莱戈拉斯,父亲已经……去世了……” 

      “……” 

     莱戈拉斯几乎被打击懵了。 

     一阵天旋地转使他差点跌下座位,他震惊到说不出来,慢慢的,才在一阵失声中找回自己干涩的嗓音。 

      “……什么……时候的事?” 

     他听到对面多年不见的姐姐深深吸了一口气,,气息硬生生被堵塞的鼻孔吸入,带来微微撕裂般的声音,就连声音中都带着不可闻的颤抖。 

      “上午,就在上午。” 

      “莱戈拉斯,姐姐希望你坚强些,家里就你一个男人了,我和妈妈都需要你,家里更是需要你来主持葬礼……” 

      最后娅玟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这个可怜的小伙子才刚失去了他的工作,便要接受父亲死亡的讯息。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整个人显得歇斯底里。他仰倒在椅子上,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当真正的灾难降临,他反而倒哭不出什么了。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