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密林小镇(2)

     当莱戈拉斯终于赶到家里时,父亲的棺材只待下葬了。

     许久不见的亲戚朋友也都聚在了一起,他们面带怜悯的看着莱戈拉斯,拍拍他的肩,再唏嘘几句,便走了。
 
     莱戈拉斯傻愣愣的站了一天,直到父亲下葬,才在姐姐抑制不住的哭泣声中回过神来。

     “我没事……”他吞了口唾沫,嗓子干涩让他有些难受。

     娅玟擦了擦哭的肿胀的眼睛,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还是去休息一下吧。”

     “明天你姐夫会来接我回去,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现在你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希望,你也出什么事情。”

     她在莱戈拉斯刚回来的时候便看出了他憔悴的脸色和消瘦的身体,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颓废成这样的,看样子她的小弟近些日子过得也不是很如意。
    
     莱戈拉斯看着娅玟认真而担忧的眼神,抿了抿唇,“我会的。”

     娅玟叹了口气,却也感到轻松了一些,这些日子父亲的事像座山一样压在她身上,无人能与她分担,现在莱戈拉斯回来了,她也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她伸出手抱了抱这个大男孩,轻轻吻在他的脸颊上。

     “维拉保佑你,晚安,弟弟。”

     莱戈拉斯回到久违的房间,许久未打扫的床上甚至带有一些灰尘,但他毫不在意的躺倒在上面,只觉得一股由内而外的疲惫感在操控他的身体,让他不愿意再动哪怕一根手指。

     他从没想过父亲会死,不,应该说,会那么早死,他不过才二十多岁,还没来得及挣下一大笔钱向父亲证明自己,来不及看到父亲脸上每一根皱子都散发着喜悦,他便永远也见不到那个说话中气十足的父亲了。

     莱戈拉斯吸了吸鼻子,感到鼻子有些发酸。

     如果……如果我没那么好胜就好了……

     窗外有些微弱的光亮传来,染黄了洁白的窗帘,再悄悄撒透进房间,莱戈拉斯并没有开灯,所以他能很明显的看见灯光轻柔的照进他的屋子。

     他的手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起身。
 
     可能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吧,虽然那里自他离开之前都是无人租住……他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迷迷糊糊的想道。
    
     ……

     第二天阿拉贡便来接走了娅玟,临走前,这个和他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叹息着拍了拍他的肩,让他节哀,他说:

     “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我这一生麻烦事够多了,不缺你这几样。”

     莱戈拉斯勉强笑了笑,握着拳头轻轻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照顾好我姐姐,你这混小子。”
    
     ……

     直到阿拉贡的车再也看不见了,莱戈拉斯才低下头,正打算回去,却被一道脆生生的童音吸引,莱戈拉斯有些好奇的看了过去,

     “爸爸,求你了,我就再吃一颗。”棕发小女孩哀声求道。

     莱戈拉斯注意到她的右手缠上了绑带固定在护具上。她站在原地,撅起了小嘴。

     “亚丽。”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莱戈拉斯莫名心里一动,把视线移到了孩子的父亲身上。这位父亲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一头铂金色的长发被绑带束在身后。

     此时他微微蹙眉,脸上不动声色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敬畏。

     小女孩没敢看他,耍了些小聪明别过头去。

     男人叹了口气,蹲下来把她耳边没能扎好的头发别在耳后。

     “亚丽,你今天吃的糖够多了,难道你不想骨头更快长好么?”

     名叫亚丽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睛,这才转头看向男人,她咬了咬手指,犹豫了好一会,才慢吞吞道:“那……那爸爸帮我存着……”

      男人笑了笑,轻轻吻在亚丽光洁的额头上。

     “好。”

     他站起身来,牵着亚丽的手进了屋子,不知道是不是莱戈拉斯的错觉,他总觉得那个男人进门的一瞬间看了他一眼。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