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论成年人的自由性和未成年的苦逼性(4)

身体互换梗。
修改了一下前文,因为今天看完了蜘蛛侠3,发现harry并不是那样的人,我并不想黑他,就改文改大纲换boss啦!

注意注意这章很糙,因为临时要修改前文和大纲还要憋出个boss,所以这章差不多等于瞎鸡儿乱写,还有剧情啥的并不全走电影。

——————————

          “hello?”

          tom接通电话,那头便传来一个女人的哭泣声。

          “tobey!”她尖叫着,嗓子都哑了。

          这声音有点耳熟……大哥的前女友?于是他急忙确认道:

          “嘿!是华生小姐吗?”

          她没有再说话了,只是一直哭,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个男声:“怎么不喊了?你不叫得惨烈点他又怎么会来救你呢?”

          “放开我你这混蛋!”

          tom呼吸一窒,有些不确定的喊出那个名字。“……harry Osborn?”

          看得出来harry开了扩音,因为他听到他一说出这个名字,那边的玛丽就发出了一声啜泣,仿佛不敢相信什么似的。

          “噢hello,tobey,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

          如果说刚刚的tom只是心脏骤停了一会,那么现在的他心跳开始疯狂跳动了,他感觉到了手心正在微微冒汗,身体更是极速发寒。
          他吞了口唾沫,僵持着举手机的姿势动也不敢动。

          harry没有在意他的沉默,他丢下一句话便挂了电话。

          “想救她吗超级英雄?来五角大厦吧。”

         直到听到了电话传来的忙音,他才敢松了一口气,飞快的扔了手机。

         这……这怎么可能!他有些后怕的瞄了瞄扔出去的方向。

          但,不管怎么样,华生小姐正在面临危险,tom深吸一口气。有人需要帮助,需要蜘蛛侠,需要……他。tom的呼吸渐渐平息下来,那双属于tobey的蓝眼睛却慢慢亮了起来。

           当tom赶到五角大厦时,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上街走动了。它曾经是一栋人来人往的大型商场,坐落在最豪华的街道,然而三年前的一把大火烧毁了它,跟着一起遭殃的还有周围的商店和住宅,总之,整条街差不多都毁了。令人惊讶的是政府的态度,三年过去,他们也没有要重建这条街的意思,于是这条曾经最豪华的街道便沦为这座漂亮城市的一个小小污点。

          tom趴在墙壁上,慢慢爬到窗户边往里看。

          很黑,什么都看不到。看来只能进去了。他有些懊恼地想。

          他轻轻把窗户上濒临破碎的玻璃一块一块扳下来,最后轻盈地跳了进去背靠地滚了一圈。

          出于警惕和别的什么,tom并没有大喊大叫,嚷着出来单挑什么的,不,与其说警惕,加点恐惧可能更合适些,此时他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点,周围空旷的黑暗更是让他寒毛直竖。

         要知道,老天,他简直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一个死去三年的人,居然活着回来了,还想见大哥!

         就在tom趴在天花板上慢慢爬动寻找目标,并为这个大的吓人的商场感到头疼时,mary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说实在的她嗓门还挺大。

          “tobey!…………有人吗!拜托,救救我……”

          谢天谢地!tom有些感激。他不自觉的屏住呼吸,悄悄随着求救声跟了过去。

          很快mary便出现在了他的视角中,她被困在一张黑色蜘蛛网上,漂亮的脸蛋满是泪痕,mary看起来想要挣脱捆住她手腕的蛛丝,却怎么挣扎也不得愿。

          于是她自暴自弃的放弃了挣扎,有些奔溃的哭了出来。tom差点没直接上去救人。

          不不不你要冷静,不可能只有她一个,harry Osborn呢?tom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心,愈发警惕的扫视周围。

          借着月光,他把这个大厅都看遍了,也确实没有什么能够藏下一个人的地方,这才慢慢顺着一根蛛丝滑落到mary身边。

          “嗨!华生小姐。”

          mary有些惊喜的抬头看他,“tobey!”
               
          tom连忙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得告诉你我不是tobey,但我依旧是来救你的,相信我,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mary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激动了,她有些落寞的问:“tobey呢?难道连我也不能让他出现吗?”

          “呃,”这个问题问得好,“他……他……得应付后天的考试吧……”tom小声嘟囔着。

          “什么?”

          “没什么,”tom讪笑了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告诉我harry去哪儿了,我得趁他还没回来赶快带你走。”

          “不用了。”mary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硬,“他不来我不会走的。”

          “什么?”tom一愣,这是什么操作?还有自愿不逃想等死的人??

         mary转头看他,那双蓝眼睛幽暗的惊人。她又重复了一遍。 “他不来,我不走。”

          “你把他找过来吧。”

          这一刻,tom想到了他的中国同学发给他的表情包,据说火遍全中国——黑人问号脸。

          wtf????

          tom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了。

          “可……可他不会来了,andy把他管的死死的,虽然我没有看见,但是以我往常的经验来看,这种情况没跑了,andy也不可能让他来冒险。”因为他还只是个孩子。

          孩子。要不是场合不对,tom真想大笑两声。

          mary脸上的惊慌渐渐消失了,在tom看不到的地方,那些黑色蛛丝开始攀爬上她的脚,慢慢与她融为一体。

          她轻轻叹息了一声,“那就对不起了,孩子,我需要见他。”

          “什么?”tom还没反应过来,便闻到了一股呛人的味道,他很快感觉到眼前开始模糊,最后松开蛛丝掉落了下去。

          缠住mary的蛛丝开始疯狂的往她身上缠去,组织成了类似蜘蛛制服的黑色制服,她面无表情的转了转脖子,秀丽的面容很快被蛛丝吞没。

——————————
为什么小蜘蛛没有蜘蛛感应啥的,我得说毒液专克小蜘蛛的蜘蛛感应。

评论(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