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论成年人的自由性和未成年的苦逼性(5)

身体互换梗。
我得说,这章莫名其妙就转为正文风了噗。
这章过后画风应该会变回去吧。

——————————

          “嘿!醒醒!”

          tom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喊他,声音时近时远,仿佛在天边,又好像在耳边。

          “tobey!快醒醒!”那个声音的主人踢了踢他。

          那一脚直接把他惊醒,“谁……”

          他晃了晃还晕乎乎的脑袋,这并不好受,那些绿色迷雾似乎还停留在他的脑子里,使得他浑身毫无力气,连挣扎的欲望都升不起来。

          他轻轻呻吟了一声,咽了口唾沫,这让他干涩的快要冒烟的嗓子感到好受一点了。“我这是……”

          “你醒了?”那声音喜极而泣,带着期盼和无助。

          tom闻声转过头去,只见mary被黑色蛛丝捆住了上半身扔在地上。

          “……!”

          他吓得差点没跳起来,这并不是说他不想跳开,实际上他非常想离这个奇怪的女人远点,但好吧,他也被绑得死死的呢。他不明白这个女人已经抓到了他,又为什么还要绑住自己,但这并不影响tom胡思乱想些阴谋诡计,他只觉得这个女人漂亮的脸蛋像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不堪,那双程亮的蓝眼睛也不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仿佛里面藏着恶意,蕴含毒液。

          “你不是mary J,你到底是谁!”他几乎是惊慌失措的喊了出来。原谅他吧,他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科学,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在他快要昏过去的时候,意识虽然不清醒,但眼睛还是记录了发生的一切,他看见,老天!mary变成了毒液,身体也愈发像个男人!

          mary愣了愣,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她急急忙忙解释,“我就是mary!我看见harry变成我的样子出去了,然后又变成了毒液带你回来。”

          “什么?”tom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褪去一开始的惊吓后,理智也开始渐渐回归他的大脑,“你是说,他可以自由变化外形?不,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他甚至不只是变脸,还拥有那些人的能力……”
不管是毒液蛛丝还是绿魔迷雾,这些都不可能是同一个人能拥有的。不说绿魔武器的可复制性,可毒液早已被毁干净了,就算是博士手里的样本也让大哥烧死了。

          “tobey?”mary试探性的喊了一句,身体不自觉的挪了过来。她太害怕了,做为一个普通人,她足够坚强,但,就只是……她太习惯tobey的保护了。

          tom还在思考那个神秘人的事,听到mary喊大哥的名字便条件反射反驳了一句。“我不是tobey。”

          mary正在往tom这边挪动的身体一僵,随后以十倍的速度挪了回去。

         “你你……”她的声音染上了哭腔,看上去像是要哭了,眼神惊惧交加地盯着tom,“可你的脸?”
         
          tom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那个假mary拿下了他的面罩。他为吓坏了mary感到抱歉,“这……很难解释清楚。昨天我还是自己,但是今天早上就变成了tobey。”

          “那你不是和那个会变形的人一样吗?”她的声音愈发绝望了,柔软的身体死死缩在角落,只敢拿眼睛瞄他。

          tom一顿,是哦。

          是个屁。“不不不,我不是说我变成了tobey,我是说我的灵魂进入了tobey的身体。”

          就在tom忙着理清思路并向mary解释的时候,一道怪异的桀笑声传来,那声音好似动漫里的反派特有的声音,尖锐,肆虐,又带着满满的恶意。

          “hello,看来我们的小英雄和marry小姐聊得蛮开心。”

          tom猛的回头去看。

          阴影里走出一个身穿绿色盔甲的人,他太眼熟了,一双属于恶魔的黄色眼睛紧紧盯着tom。他微微偏了偏脑袋,咧齿笑的面具似乎在向tom打招呼,又或者是嘲讽。

          “诺曼 · 奥斯本?”tom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身边的mary也像是失去了声音,眼里满是不可置信。老天,他的脑子都快不够用了,谁来给他一巴掌让他清醒清醒,好看看是不是还在做梦。

          “我一定是在做梦,没有互换身体,没有marry,更没有奥斯本,我还在床上睡觉,是的,就是这样。”他喃喃着,第一次对自己的意识产生了怀疑。为什么,死去的人能一个接着一个回来?难道地狱满员了,不得不把他们放回来了?

          “噢!可怜的孩子,”诺曼走了过来,声音柔和而苍老,仿佛是某个喜爱小孩的长辈,就像多年以前一样,“你看起来困惑极了,来,告诉诺曼叔叔,你是Parker家的哪个孩子?”

          tom仿佛没有听见他说什么,只是一直猛盯着他看,像是想让自己得到某种x视力,好让他能够透过盔甲看清楚里面的人到底是谁。

          诺曼似乎不甚在意他的无礼,只是轻轻吐出一个名字,“andrew?”

          “那孩子我可喜欢了,他聪明至极,完美继承了他爸爸的天赋。”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随后猛的冲到tom的面前,尖锐的铁钩鼻凑上来闻闻嗅嗅。

          “不,你不是他,那孩子的灵魂有让人心安的力量。”他有些失望的退后,摇了摇头。

         tom听到哥哥的名字顿时挣扎起来,“什么?你什么时候闻过?”他可不记得诺曼奥斯本什么时候有凑到哥哥身边过。

         他冷冷的看着tom挣扎,蹲了下来,有些安抚意味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而tom只觉得被拍过的地方沉重了不少。

         “看来你是tom了。好孩子,告诉我,记得你哥哥的电话吗?”

          虽然说的是哥哥,但tom知道他指的是tobey,之前的假mary设下这个局就是为了骗大哥过来。tom深吸一口气,感到脑子越来越清晰。他还有机会,诺曼奥斯本并不清楚灵魂互换是兄弟三个还是只有两个,又或者只有他一个,能够抓到他已经是极好的运气了,另外两个哥哥没有跟过来,但要是,胡乱的再打电话,哥哥们可没有他那么急功,很有可能吸引过来的就不是大哥而是复仇者了。

          但他不想再拖累斯塔克先生和哥哥们了。他们给他收拾的烂摊子实在够多,如果不是因为他贪玩和不够警惕,说不定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tom再次吞了一口唾沫,“我能问问吗?你找我大哥是想做什么?”

          “你怕我会伤害他吗?”诺曼拿下面罩,熟悉的面孔出现在tom面前,那双眼睛看似浑浊,里面却满是深不见底的幽暗。“看着我,我是诺曼叔叔啊,你还记得我吗?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

          “所以相信我好吗?我不会害你哥哥,就像不会害你一样,以前……以前我甚至把你们当成我的孩子,我就像你们的父亲。”

          tom怔怔得看着他。

          “我这一辈子,只有一个父亲,那就是本 · 帕克。”

          诺曼和蔼的脸瞬间扭曲起来,结结实实赏了他一拳。

          “和你哥哥一样,不知好歹。”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他举起手机,“给tobey打电话,不然……”

          一把刀子横插进mary头颅旁边的墙壁里,mary吓得尖叫一声,豆大的眼泪从紧闭着的眼睛里流出。她呜咽着不敢大声哭出来,生怕得到更加可怕的对待。

          “我就杀了这个女人。”

评论(1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