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荷兰菲】毒液(3)

毒液附体梗。
说好的第二更〃∀〃

——————————

          “tom呢?”andrew捏起一块小甜饼扔进嘴里,酥软的口感在舌尖炸开,他舔了舔嘴唇,“唔……好吃……”

          梅婶很不满的拿勺子敲了一下他的手,“还没开始祈祷呢!”

          andrew顿时露出一个傻笑。

          “房间里,你去喊一下。”tobey正忙着替梅婶端东西,随口道。

          “噢好。”他应了一声,趁着梅婶不注意又偷偷摸摸顺了两块小甜饼,边吃边向tom的房间走去,惹得梅婶在身后不满的大声抱怨了一句。

          andrew推开门便看见tom裹的像个粽子一样躺在床上,房间里连灯都没有开,只有楼下客厅的微弱的光源挤进这个黑暗的房间好让他稍微能够看清一点。他啪的一下打开了灯。

          tom像是听到了动静,趴在床上的身体轻轻动了一下。

          “男孩,起床吃晚饭了。”andrew走了过去,毫不顾忌的掀开他的被子拍了一下他的屁股,惹的tom想装聋作哑都不行,蹭的一下大叫着爬了起来。

           “你你你……你干什么!”他大声嚷道,脸涨的通红,一头卷发也乱糟糟的。

          andrew担忧的摸了摸他的额头,“怎么脸那么红?生病了?”

           tom低着头微微躲过哥哥的触碰,闷闷道,“我没有生病。”

           andrew愣了一下,无奈道,“好吧,”他站起身来,“要吃饭了,赶紧过来啊。”

          眼看着andrew快要走出门口,tom的脑海里闪过那些照片,他抿了抿唇,感到心里涨涨的,并且心跳极速加快,总有些什么话想要脱口而出,他想说点什么。于是他开口了。

          “别再随便进我房间了,以后都敲一下门好吗?”

          andrew身体一僵。

          tom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但报复带来的快感和伤害他人的惊奇感瞬间淹没了他。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闭紧了嘴巴。andrew很快恢复正常,他转过头朝tom调笑了几句,“好吧,好吧。看来我的小弟长大了。”临走时还体贴的关上了灯和门。

          这是个很正常的要求,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侵犯的空间,我也不小了,我已经十五岁了。tom这样安慰自己。

          我没有错。

          但内心莫名的烦躁还是使得他瘫软的躺回了床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他懊恼的把自己埋进了枕头里。简直幼稚死了。
 
          tobey看着andrew一个人回来了,有些惊讶的张望了一下他的身后。“tom还没出来?”

          “应该是不打算吃了。”andrew拉开座位坐了下来,又嘴馋的捡起一块小甜饼。

          这次可被逮了个正着,梅婶雷风厉行的勺子再次打了过来。“嗷!”他嚎叫了一声,埋怨的看着梅婶,“疼。”

          “没规矩。”梅婶摇了摇头。

         tobey放下最后一道菜,扯下身上的围裙也坐了下来。不吃饭?这倒是不多见。 “他怎么了?”

          “大概青春期到了吧。”andrew看起来丝毫没有在意刚才发生的事。叛逆期嘛,想要自己的小空间,他高中那会也做过这种事,大哥梅婶和本叔无一例外的遭了殃,就连tom也被他赶了出去。不过第一个受到tom冲击的人居然是他,这还真让人有点小伤心的。

           “好吧。”tobey无奈道。梅婶却不认同的哎了一声,目光扫过两个孩子,“你们青春期那会可没有不吃饭。”她的语气意味深长,andrew和tobey顿时正襟危坐起来。

          好在梅婶没有多提往事,只是嘱咐道:“andy,给你弟弟留些菜,等下吃完了给他送过去,不吃饭可对身体不好。”

          andrew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好了小伙子们,让我们开始祈祷吧!”

…………………………

          tom摸了摸肚子,有点饿了,他不由得庆幸自己下午吃了一个苹果,不然现在大概会更饿。

           他傻愣愣的看着房门门缝中透进来的暖光,听着门外若有若无的大笑声,鼻尖仿佛能闻到烤鸡的香气,就连脑海里,都是他们温馨的围坐在一块。tom吸了吸鼻子,只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他。我就是个没人要的小可怜。他既心酸又委屈。最终还是蒙上被子盖住脑袋,想要杜绝掉客厅传来的声音。这时候他倒恨起自己过人的听力了。

          等到andrew端着饭菜敲了敲门却无人回应时,他已经睡着了。

          tom感觉到有人轻柔的拉下蒙住他整张脸的被子,他有些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闻到了熟悉的暖暖的味道。潜意识告诉他,那很安全,这个味道的主人是个值得相信的人,它这样告诉他,然后试图把他推进更深的睡眠里。

          我不能……我还没对他说……

          “对不起……”

          andrew一愣,他摸了摸鼻子,低头笑了出来,“傻小子。”

         

评论(4)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