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荷兰菲】捣蛋鬼别捣蛋(1)

普通人au,非兄弟。
注意!这个荷兰一点也不善良!!切开黑+熊孩子=tom!!非喜剧,相反很血腥。
灵感来源《安全领域》。养成系黑化太慢了,还是直接黑吧。
——————————

          平安大道上,家家前院都摆上了挂着彩灯的圣诞树,透亮的窗户口偷偷溜出温暖的灯光,照亮了外面的世界,就连寒冷的空气也丝毫抵挡不住节日所带来的欢乐气息。街道上,一辆车极速飞过。

          andy有些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接通夹在肩膀与脸之间。他才刚拿到驾照,还不敢一只手开车。

          “hello?”

          “andy,你在哪?”女孩柔软清丽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点点撒娇的意味。

          andy微微低了低眼帘,露出一个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柔和笑容,他放软了声音轻声细语,仿佛怕惊扰了电话那边的女孩。

          “我正在去ben叔家。”

          “照顾那个小孩?”她的语气听起来十分不满,andy仿佛能想象到女孩紧皱的秀眉,红润的嘴唇微微嘟起,眼神满是抱怨。“你去年也是去照顾他,什么时候我们能一起过一次圣诞节呢?”

         “好啦好啦,”他轻声哄道,“就一天,明天我就带你出去玩,好吗?”

         女孩最受不了他这样哄她,她差点就要喜笑颜开的答应了,但她猛然想起,去年他也是这样说的。最后这个傻男孩带着她去滑雪场摔了一整天的跟头。

          “……”

          “hello?”andy郁闷的取下手机,看了看恢复到界面的屏幕,“怎么挂了。”

          女孩子。他摇了摇头,哼着小曲把车停在了Parker家的前院。

………………

          tom拿着平板电脑趴在床上,手指随着界面滑动着。眼睛直盯着,显示屏透出的光照亮了他的双眸,那双蜜糖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倒映出密密麻麻的英文。

          “研究表明,文静内敛的人大部分都害怕恐怖片,只要带她一起去看恐怖片,关键时刻给她当抱枕,就能提高对方的好感度。”

          瘫在凳子上玩游戏的亚裔男孩放下手中的显示game over的手机,翻了一个白眼,不用猜都知道好友在打什么鬼主意。“是啊是啊,是她,不是他,我估计看完了电影,吓得躲进别人怀里的是你而不是你的保姆哥哥。”

          tom瞪了他一眼,“我才不怕鬼。”

          ned心不在焉的听着,嗯嗯回应了两句,就抱着手机再次玩了起来。

          tom却不愿意就这样放过他,他爬了起来抢走了ned的手机,“那我该怎么办?”

          “嘿!我正在通第十关呢!”ned不满的叫嚷起来,并且想去抢回来,tom却扬手把手机往上铺一扔,挡在了他面前,眼看夺回无望,他只得叹了口气,重新坐回凳子上。也不知道他的朋友是着了什么魔,被一个男人迷的七荤八素,逮着机会就跟他谈起他,他倒是不介意朋友是同性恋,问题是他喜欢的这个男人喜欢的是女生啊。

          “你真的想追他?你要知道,他可以打十分,追他的姑娘数不胜数,而你只有五……”抬头,只见tom微微眯着蜜色的眼睛,平静的看着他。

          “……”他突然就怂了,不自觉的微微嘟囔着试图救场,“总之,总之就是那个意思。哎,你没机会的。”

          tom躺倒在床上,没有再阻拦好友爬到上铺拿手机。他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属于孩子的皮肤柔嫩的触感传达到他的手中。“我很丑吗?为什么我就没机会?”

          ned重新点开手机,头也不回的说出了他的想法:“首先,不说你的保姆哥哥是不是同性恋,我觉得他不会对你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感兴趣的,你才13岁,而他已经18岁了。”而且他也不会想要进监狱的,还是因为猥亵儿童这种罪名。他想了想,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14,我已经过了13岁生日了。”

          “……好吧好吧,可有什么区别吗。”

          “嗨男孩们。”Marisa推开门,她身着得体漂亮的裙子,戴着蕾丝手套的手上提着昂贵的真皮包,她微微打量了一下两个孩子的状况,然后对ned打了个招呼,随后看向她可爱的儿子。

          “tommy,等下你andy哥哥会过来照看你,你要好好听话,不要吵闹喔。”

          tom乖巧的点点头。Marisa满意的露出一个笑容,随即带着一点审视意味,再次看着儿子的好友,“ned,到了宵禁时间了,你还不回家吗?”

          ned被她看得有些尴尬,腾的站了起来,她依旧面带得体的笑容微微靠边站,极其礼貌的把门推得更开,好让ned通过。但他不想离开,他还想再和朋友玩一会,不过Marisa这个态度是铁定要他回家了,没办法,他只得跟朋友道了声再见,跟着Marisa出了房间。

         andy整理了下衣服上的落雪,按响了面前的门铃。很快便有人来开门了,ben叔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给了他一个友好的拥抱。

          “ben叔。”andy礼貌的笑了笑。

          他看着面前男孩高大的身形,不由得感慨万千,“好孩子,又长高了。”

          “andy?”Marisa下了楼,听到了动静,迈着小碎步疾步走了过来。

          “梅婶,你今天看起来真漂亮!”

          她听了眼睛一亮,有些得意的抚了抚自己漂亮的裙子,却佯装不满的撇了撇嘴,“叫我Marisa,梅婶太老气了。”
         
          andy笑了出来。ben叔无奈的接过了Marisa手中的提包,他看了看时间,不得不提醒道,“我们该走了。”

          “好吧好吧。”她最后还是叮嘱了一句,“麻烦你了,别让他看太多的恐怖电影。”

………………

          andy关好门,感觉到有些热,很快他就感受到了屋内与屋外的温差有多高。他脱下外衣,还是热,就又脱了一件毛衣扔在沙发上。抬眼便看见棕发小男孩蹲在楼梯间,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嗨tommy。”他挥了挥手。

评论(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