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荷兰菲】捣蛋鬼别捣蛋(2)

普通人au,非兄弟。
切开黑+熊孩子=tom
来个倒叙😘😘😘😘
这是一个熊孩子不懂事,把事情越闹越大的故事……

——————————

          “唔!唔!!”

          凳子疯狂摇动,撞击地面发出砰砰响声,灯光明亮,房间敞亮,这是一间打理的相当干净的客厅,与纽约市的任何一个房子一样温馨,并无两样。

…………………

          艾达迷迷糊糊转醒,她只觉得自己的脖子酸痛难忍,像是挂着千斤重的东西,就快要脱离身体掉下去了。

          她的脑袋昏昏沉沉,让她不得不摇摇头企图更快清醒过来,顿时后脑勺部位传来一阵阵钝痛。“fuck……”

          她记起来了……她昏过去的时候,那个小孩拿着棒球棒站在她身后狠狠给她来了一下……

          她眨了眨沉重的眼皮,直到完全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被绑在了凳子上,手腕和脚腕都被厚厚的胶布缠在凳子扶手和凳腿上,丝毫动弹不得。

          “!!唔!”她惊叫了一声。试图惊叫了一声,没有成功,声音被嘴上封着的胶布阻挡,堵在喉咙里,只有模糊不清的细碎声音传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今天都准备和闺蜜一起度过圣诞节了,结果她的男友andy给她发了个短信,邀请她来ben叔家里玩,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她会被绑在这?

          难道是绑架?她的脑海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最后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她害怕了……

         她疯狂的扭动身体,试图挣开束缚住她的椅子,然而都只是徒劳。艾达自暴自弃的进行了最后一次挣扎,便完全瘫在了椅子上,头发散乱,狼狈不已,不复刚来时的优雅动人。刚才的挣扎耗费了她一部分的力气,她不能再白白浪费剩下的力气了。但当她完全停下来时,恐慌却慢慢的,静悄悄的渗入她的心脏,如今任何风吹草动,都能把她吓坏。她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她连为什么会被该死的绑在这都不知道。

          突然,她听到了什么东西在滑动的声音,顿时僵直了身体,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细细去听。有人来了!

          男孩踩着长滑板,哼着欢快的小曲子从厨房滑了出来,路过艾达的时候,还对着她打了个招呼。

          “嗨,你醒啦?晚上好~”

          语气欢快的就好像他在路边遇到了艾达,然后礼貌而自然的打了个招呼一样。

          艾达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扭着头去看身边的小男孩让她的脖子负担很重,长期保持一个姿势使得她的骨头僵硬不已,就连后颈的钝痛感都在疯狂的提醒她身体已经不堪负重,但她全然忘却这些事情,只知道愣愣的看着这个孩子。

         “怎么了?”男孩停了下来,捡起滑板珍惜的将它倒立着靠在沙发边缘。艾达的注意力瞬间从他身上转移到滑板上,tom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他歪了歪头,踱步走到她面前,举起小手挥了挥,“hello?傻了?”

          艾达回过神来,惊疑的看着他,再次挣扎起来,弄的椅子吱吱响,她呜咽着,像是想说些什么。

           “嘿!别乱动!别乱动,求你了。”他按住她的肩膀,强迫她停止挣扎,有些亲昵的凑到她的耳边,轻声地说,语气很是狎昵,“小声点好吗,你会吵着andy睡觉的。”

          瞳孔猛然巨缩,她怔住了。andy在这里?

          她瞬间有了勇气。人都是这样的不是吗?一但知道熟悉的人就在身边不远处,哪怕他非常有可能帮不到你什么,你也能安心很多。

          andy在这,这小屁孩不敢对她做什么的。她镇定下来,深深吸了口气。“唔唔……”蓝色眼睛紧紧盯着男孩,脸上已经完全看不见惊慌的神色了,她挺直腰板,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她觉得这非常有可能只是一个恶作剧,这个小男孩看她不顺眼想整整她什么的,她这样想着,内心最后一丝恐惧也不见了,只剩下无尽的愤怒。等着吧,等她出来了,她一定要让这个讨人厌的熊孩子吃点教训!

          tom拉了个椅子正对着艾达坐了下来,他趴在靠背上,像是在仔细观察她。突然,他伸出手来,轻轻拿起她耳边一缕金发,细细磨研。

          “你真漂亮。难怪他喜欢你。”

          他说出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艾达懵了一下,他?但她没有在意,她只想说话,把这个臭小鬼好好骂一顿,于是她呜咽了几句,伸长脖子前倾着凑到tom面前,眼睛暗示性的低下看向自己的嘴巴,想让他撕开胶布。

          “想说话?”他轻笑了一下,有些孩子气,声音软软的,还带着奶音。“可以啊,我们先订个规矩会好不好?”

          艾达瞪着他,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深吸口气压住怒火,缓缓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他从宽大的粉红色哈喽凯蒂睡裤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在艾达面前晃了晃,艾达瞬间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射的惊恐的想往后退,却被凳子阻拦了下来。那是一把枪,见鬼的那是一把枪!

          “嘘,嘘,安静。”他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是这样的,我可以让你说话,但你不能大喊大叫,这会吵醒andy,而我不想他醒过来,好吗?他会打我的,拜托……”他甚至带上了一点儿哀求的神色,好像现在拿着枪被威胁的是他。

          艾达眼睁睁的看着那把枪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完全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她含着泪,点点头,力度很大,她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只想快点回家,她怕面前这个小男孩一个冲动,或者走火,她就死在这里了。

          “姐姐真乖。”他奖励似的摸了摸她柔软的金发。每当他做对什么事,让andy开心了,他就会这样这样抚摸他的头发,笑着对他说:tommy真乖。

           他很乖不是吗?她配不上andy,他只是在帮andy罢了。

            他轻轻撕开艾达嘴上的胶布,乖巧的坐回座位上,等待着她开口。

评论(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