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荷兰菲】性转菲(一发完)

突如其来的就想写这个,和群里的小伙伴们讨论了一下后,拿起笔就是干。

注意注意!狗血喷头ooc成狗,不能接受的心里骂我就可以了求别说出来😂😂😂😂

——————————

          tom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感到喉咙发干,口渴难忍,他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然而这不够,困在沙漠饥渴的旅人不会因为一口水而完全满足。揉了揉眼睛,穿上棉拖鞋开灯走出了房间。

          一打开门便闻到一股呛人的烟味,他猝不及防吸了两口,烟丝顺着他的鼻子进入到喉咙,缠在嗓子眼处不愿消散。他呛了几声,右手在鼻尖处扇了扇,这才看见躺在沙发上的女人。

          客厅很黑。
          本应很黑,只有他房间里传出来的灯光照亮这个空间。女人缩在沙发里,双腿微微蜷起,她穿的很少,少到让tom都觉得冷,一条黑色真丝睡裙,两条又白又细的长腿从看不清的阴影里伸出,轻轻搭在另一头的沙发扶手上,圆润小巧的脚趾上涂着黑色指甲油,因为寒冷而微微缩起。

          她嘴里叼着一根烟,点点星火在黑夜里忽闪忽硕。似乎听到了动静,她微微偏头看向tom,伸手取出嘴里的烟,红唇轻启,喷出一口浓雾,精致漂亮的脸蛋在烟雾中显得晦暗不明。

          tom注意到她在看自己。
          他有些手足无措起来,磕磕巴巴道:“我……我起来喝杯水……”

          连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个都不知道。

          andy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烟再次递到了唇边。

          微小的动作让睡裙吊带滑落到了肩膀,露出半片白花花的胸脯,被横在胸部下方的手臂挤得浑圆,很明显没有穿内衣,柔软的布料掩盖不住挺立的乳粒。她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的形象并不适合出现在处于青春期的弟弟面前,也有可能注意到了,但她不在乎。

          tom不自然的别开了眼睛,心里感到有些失落。他早该习惯了才对,自从他五岁起,andy就再也没给过他好脸色看了。从一开始的冷言冷语,到现在的视若无睹,仿佛她身边从来就没有那么一个用濡慕眼神仰望着她的孩子。

           他吞了口唾沫,滋润了一下干渴的嗓子,慢吞吞的挪到厨房接水喝。他觉得姐姐在看他,看他进来又出去,没有理由,就是这样觉得。这个想法一但出现,便怎么也压不下去了。他眨了眨眼睛,微微抓紧自己的衣角,内心有些紧张,他不自觉的想着,自己的睡衣会不会很幼稚,白色T恤,粉红色哈喽凯蒂睡裤,不,就是很幼稚,这个想法让他站如针毡。
          但当他终于忍耐不住的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测,他偷偷转过去看她的时候,姐姐却头靠在沙发边缘,失神的望着天花板。先前那支烟静静的躺在桌子上,被捏得掉了一地的灰。

          失望,不该有的失望。他之前所有的心理活动都像是自欺欺人。但,一个人的尴尬总是很快就能消失的。

          你打算睡在这吗?

          他想这么问。但他没有那个立场,也没有那个身份。

          说起来很好笑,他是她的弟弟,亲生弟弟,却不能和她正常沟通,或许一个陌生人都比他更有资格关心她。

          谁都可以,唯独他不可以。

          他抿了抿唇,还是转身回了房间。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他关上门的瞬间。

………………         

         他仿佛做了个梦。

         梦里有两个小孩,大的那个倒在血泊中,小的那个吓傻一般呆立在一边。

          很快赶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紧张而又焦急的抱起男孩,嘴巴张张合合,像是在说些什么关心的话。

          无人在意一旁的女孩。回过神的男孩吓哭了,惊慌的指着女孩。于是他们注意到了她。

          她也注意到了他,梦境外的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流满了血,怨恨的看着远处,看着他。

          不寒而栗。

评论(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