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盾冬】末日侵袭——1(灵异向)

慢热向,有借鉴末日乐园的剧情和寂静岭的设定。

盾佩友情向。队长失去了巴基,来到新世纪。

——————————

摘要:“队长,你没有发现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史蒂夫坐在凳子上,将手上缠着的绑带拆开,它们早已被汗水浸透,微微曲卷。旁边不远处吊着一个沙袋,没有任何经过打击的凹痕,只有微微晃动的铁链说明了它的主人刚刚进行过一场激烈的运动。

         他拿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矿泉水停留在他的指尖旁边,冒着寒气,他因为过度消耗体力发烫的手指像是被冻伤般缩了缩。娜塔刚刚来过,顺便给他带来了一瓶水。

          不知道为什么买了两瓶,没人要给你了。她是这样说的。

          连关心都那么别扭。他笑了笑,稍微迟疑了一会,还是拿起它大口喝了起来。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下肚,刺激得全身冒出更多汗液,他扔掉喝完的空瓶子,再次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一遍,走出了训练室。

          上面的空气似乎都不一样,微凉的风吹拂过他的身旁,汗液干涸,黏腻的粘在他的皮肤上,让他微微有些不舒服,但他暂时还不想去洗澡,他站在阳台上,目光柔和的眺望着屋外五彩缤纷的城市,夜晚的降临并没有给它带来一片无声的孤寂,反而让它更加展现出自己的现代化,仿佛把他记忆里泛黄的昏暗街道遗忘在了时光的长河里。

          这里和以前确实不一样了,自从那场70年的美梦里醒来,第一个要接受的便是这个陌生的世界,然后是已然老去不复年轻的伙伴们。
         
          你还是那么的年轻,时间没有为你刻下痕迹。病床上,佩吉轻抚他的面容,露出一个遗憾的笑容。

          但他的心早已千疮百孔,满目疮痍,时间并不善待任何人。他们两个都知道的,他们两个都没有说。最后,还是只剩他一个人了。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回忆,他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钟——12点。按理来说复仇者大厦是不会出现这种老掉牙的玩意(某人说的),但他强烈要求要准备一个这样的钟,于是他们也只好依他来办了。     

          不知怎么的,他微微一愣,某人是谁?敲门声继续响起,显然不给他时间思考。

          这么晚了有谁会来找他?

          “请进。”

          “队长。”推门而进的是sam,他左右看了看,表情十分微妙,带着警惕,一副很是不安的样子,似乎这个小小的房间藏着一个杀手,或者一个炸弹。

          史蒂夫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这确实有些可笑,复仇者联盟,全世界英雄的聚集地,会有谁来这惹事?他安抚道:“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他的这位黑人好友显然不那么认为,他微微嘟囔着:“那可说不准……”
         
          “什么?”

          “你没有发现吗?我们身边接连失踪两个人了!”他并没有要否认的意思,而是大声的,更为靠近的,对着史蒂夫说了出来。

          史蒂夫一怔,有些不知所云,他并没有发现身边有什么人不见了,甚至连请假辞职的都没有,大家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为全人类奋斗。是他忽略了谁吗?想到这,他不由得有些感到惭愧,他问:“谁不见了?”

          sam低下头,坐在了沙发上,他捂着脸,似乎也感到相当内疚。

          “史塔克和克林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抬起了头,紧张的盯着史蒂夫,像是想要看清他每一个表情的变化。同时还带着一丝希望和绝望,仿佛在期待什么。

          史蒂夫如愿让他看清楚了,他先是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然后微微低头思索起来。格外漫长的十秒钟过后,他摇了摇头,“我的记忆里似乎并没有这两位的资料,他们是神盾局的特工吗?”

          sam没有回答他,而是露出一个要哭不哭的表情,他站起身,左右踱步,小声咒骂着,“见鬼!”

          “真是见鬼!”

          史蒂夫有些摸不清头脑,没等他发问,sam已经冲到了他面前,死死抓住他的肩膀,力气很大,这弄疼了史蒂夫,但sam平日里温和有礼,从不失态,他一定是有什么原因,于是史蒂夫原谅了他。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托尼·史塔克,花花公子,超级有钱人,你们两个以前天天吵架,只要处于一个空间就会冒出火药味来,就差大打出手。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史蒂夫感到脑子有些混乱,并非对自己记忆的怀疑,而是在思考这是不是什么新的恶作剧,但sam并不像是会整蛊别人的人,而他的目光也太过骇人,黝黑的眼珠亮的惊人,眼白布满血丝,看起来好几天没有睡觉了,连嘴唇都在微微颤抖,此时的仪容都不像往常一般整洁,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再经不起一点儿打击。于是他只好用一种委婉的方式告诉他:

          “抱歉,我可能真的不认识一个叫托尼·史塔克的人,”我也从来不会和别人吵架。他没有说这句,而是试图开个玩笑放松一下好友的情绪,“或许你能为我们引荐一下?”

          很显然失败了,sam并没有因此笑出声来,甚至没有一点儿情绪的变化,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听不到史蒂夫的声音。史蒂夫跟着坐在了沙发上,耐心的等待好友思考结束。好在这过程并没有太久。

          很快sam停止了思考,眼眶发红,声音颤抖而平静。他先是沉默了一会,才慢慢道:

          “娜塔莎和你一样,你们都不记得他们了,只有我记得。”

          “我问她,克林特去哪儿了,她反问我克林特是谁。我很惊讶,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我说克林特是我们的战友,追求她很久了。”

          “她却告诉我,她还在单身,追她的人很多,唯独没有克林特。”

          “现在连你也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