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锤基】I’ m in here(1)〔养成,黑童话AU〕

就是一个重度中二病的基妹把未来的心机锤养成了傻白甜的故事,也是一个错把心上人当成情敌来养的故事。(划重点,重度中二病)

…………………………

  loki轻轻捏着一块不知名的骨头,他身在荒芜的无名地,面前是摆列混乱中透着秩序的物品,在它们的中心,有着一道迷雾形成的漩涡,它打着转,拉扯着空气中看不见的魔法元素,缓慢却不容置疑的将它们填进它永远不知饱的黑洞。
  
  它们去往另一个世界,又或者是消耗在了维持阵法上,但不论是什么,他,也会跟着它们一同进入这个黑洞。
  
  loki攥紧了手里的骨头,那是龙的指骨,只要将它放在摆列的中的唯一空白处,这个阵法就会立马形成,将他送往新世界。
  
  他将得偿所愿。
  
  得偿所愿……他微微眯起绿得惊人的眼睛,心脏突如其来的感到心悸,那是一种狂喜,带着不可置信,欢喜到心脏疼痛,让这颗永远死寂沉沉的内脏,号称代表爱的血淋淋的器官,疯狂跳动。
  
  他从未那么想要过一个人,或者物品。他虽没有富可敌国,但拿去与贵族交换魔药得来的金子足以让他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他并不十分贪心,宝石只是点缀的玩物,衣物只是遮羞御寒的必需品,房子足够放下他的物品就行,就算是强大的魔法,也没有可以施展的对象,他是那么的无欲无求,因为他有,所以并不渴求。
  
  但他,他从未那么想要过一个人……或者物品。
  
  灿烂的金子一样的头发,深邃的大海一样的眼睛,还有那耀眼的阳光一般的笑容。
  
  光明。
  
  那是他所没有的,也正是他所奢求的。
  
  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这个人身上散发出的光芒和热度就足矣刺痛可怜的,生活在黑暗里的冰冷的蛇。
  
  在遇到他之前,他从未觉得自己是阴暗的,难以见人的,如果没有那团光热,他不会知道自己生活在阴影里,他以为世界就是黑的,冷的。
  
  我想要他。loki想。
  
  但不行。
  
  多么可惜啊,他属于另一个女孩,一位公主。他这样想,好不容易复苏的心脏却并没有因为这个事实按耐住躁动。
  
  但他不喜欢他的物品被人玷污,被他人玷污,他那么完美,怎么能因为这个被打上残缺的印章呢?他略厚的嘴唇亲吻过别人,他宽阔的胸膛拥抱过别人,他那如同野兽一样用以交媾的性器官,想来也触碰过他的妻子了。loki内心那些因为阴暗的性幻想而带来的热度因为这些变得渐渐冷却。
  
  他来的太迟,认识这位王子太迟,他已经不干净了,不能成为他唯一的收藏品。所以loki甚至没有露面,没有与这位“残缺的光明”交谈过哪怕一句,见过哪怕一次,他便自发的将这个短暂存在过他内心的大个子残忍地踢出了心房。
  
  但很快,他便按捺不住了,你怎么能奢望一个见过温暖的人回归寒冷,让一个得到新宠的女孩抛弃她的洋娃娃?
  
  但心理性的恶心让他无法走过这个坎,他如此固执的钻入了牛角尖。上帝总说没有人是完美的,他们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缺陷,可他想要打破上帝的语言,得到完美的物品。
  
  于是他找到了一个办法。回归过去,找到那个让他执着的光明。
  
  他花了数年的时间找到了那些珍贵少见的物品,他甚至忘记了王子,只记得王子。
  
  属于他的那个。
  
  而此时,最后那块花费无数重金得来的,号称世界上最坚硬的龙骨安安静静的待在他的掌心,等待着它即将到来的命运。
  
  loki急促的呼吸慢慢平息下来,他将龙骨填入空白,手指无意识地弹动着,他走进了漩涡,吸力牵引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吞噬他,他在即将面对新世界的一刹那闭上了眼睛。
  
  “surprise~”索尔。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