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锤基】I’m here(3)〔养成,黑童话AU〕

公主锤X巫师基

疯狂更新,趁着我还有兴趣写文(瘫

…………………………

  引路人是个十分善谈的家伙,并且过分好奇。
  
   “您的绿眼睛真少见,我们这很少有绿眼睛的人。”
  
  “是吗。”
  
  “是啊,我只见过王后拥有这样的眼睛呢。”
  
  “哇哦。”
  
  “您的家乡是哪儿的?还是皇城本地人呢?”
  
  “不是本地人。”
  
  “难怪您的口音与其他人不同。”
  
  …………
  
  可真是够了,他还什么都没问,这个家伙便把信息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说出来了,并在其中夹杂了大量废话般的细节。如果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敌国探子,他差不多就已经犯上了卖国罪。
  
  但他也提取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这里是阿斯加德国(他说话时可能是因为loki是个“外乡人”,所以分外喜欢炫耀国家的强盛,说话都是我们阿斯加德),掌权者是继后海拉,而国王陛下早在六年前便不知所踪。
  
  正当loki烦不胜烦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快速奔跑着,像个小炮弹似的直直撞在了他身上,他一声惊呼,踉跄着退了一步,脑海里不由自主想到的却是:他已经到了随便哪个谁都能偷袭的地步了吗? 并且开始因为这个想法感到恼怒,就算是他孩童时期,都不会比现在更脆弱了。
  
  而那位罪魁祸首显然更惨,loki显得消瘦,也只是对比那些大块头而已,再如何,他也是个将近一米九的成年男性,而这位看起来像只小羊羔的的家伙能将一名成年男性撞退,自身也会受到相同的冲击,他(或者她)倒坐在地上,有些惊慌的抬头看了loki一眼,便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局促地低着头轻声道歉,语气里满是哭腔。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有意的……”
  
  loki摇摇头,他还不至于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引路人出声了,他诧异地看向小孩,“你怎么在这?”
  
  小孩摇摇头,转身跑了。
  
  loki注意到她手里抓着一块脏兮兮的面包。而从她破旧脏污的衣服上能看出,她绝不是有什么体面身份的人,这可真稀奇,皇宫里怎么会允许一个小乞丐自由来去呢?
  
  像是注意到loki的疑惑,引路人轻嘘了一声,“什么都不要问。”他说。
  
  这倒轮到loki诧异起来了,这个从见到他开始就说个没完的人也有不想说的事?loki挑了挑眉,温煦的笑了笑,反倒主动跟他攀谈了起来。
  
  3.
  
  厨房总管是个快要退休的老厨娘,按那位考官的安排,loki将会继承她的位置。
  
  这位老厨娘有双分外犀利的眼睛,被她直视时,loki总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他也清楚自己的这身行头,用料不菲的布料制成的衣服会给人不好的猜测,但他没有办法,之前情况紧急,他没有多余的心思想别的,只想先解决当下的问题。
  
  等到终于空闲下来,后怕爬上了他的心。他可不想给人一种他是带着阴谋而来的感觉,这并不利于他低调的融入这个世界。 对于别人的猜测和自以为了然的眼神,他只能装作看不懂。
  
  他将自己放松的扔在床上,这一整天的刺激褪去,余下的只有空虚的孤寂。他的身体十分劳累,过度的惊吓让这位柔弱的巫师不想动弹哪怕一根手指。但他的脑子却很清醒。
  
  当那一刻的慌乱过去,他现在已经没有了找个无人的地方躲起来的冲动想法,他需要重新制定计划,在这个计划里,他得同时进行两件事,一,找回魔法,二,接近王子。
  
  他此刻有些后悔当年对王子的信息不闻不问了,他只知道王子是王子,但究竟是哪个国家的王子,他就不清楚了。
  
  而由于他现在有了一份皇室工作,想随时甩包袱走人是不可能的,天,除非是到了契约约定的时间,不然他想要离开的话,得支付一份高昂的违约金才行。而他,自持魔法高深,所以不带任何钱财,导致只能可悲的,将两颗宝石扣中的一颗树给了那个考官,考虑到未来的不稳定性,他不打算将余下的这颗宝石用在支付违约金上。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