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复联全员】当邪神控制了所有人(3)〔轻喜剧〕

有点想把标题改成《妇联给loki打工的那些日子》
这章小蜘蛛登场,还有他哥哥加菲蜘蛛。

说一下我的设定,心灵宝石能让人变得天然黑,但性格不会怎么变动。

蜘蛛侠在我的设定里有三个,旧版蜘蛛侠Toby是大哥,超级蜘蛛侠Andy是二哥,返校日蜘蛛侠Tom是最小的弟弟。

…………………………

  对于tom Parker来说,今天是一个相当平凡的日子,出门前跟哥哥和梅婶打好招呼,学校里跟ned探讨今年比较出众的作品,自从斯塔克先生答应会为某所大学提供资金帮助学生研究,他们就开始对这所学校频繁关注,如果可以,等他们上大学了绝对会优先选择这个学校。
  
  待他下课回家,买上一块三明治,收拾一个抢劫犯,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是的,今天的纽约也不怎么需要蜘蛛侠。
  
  “我回来了。”tom将书包往鞋柜一扔,只见哥哥andy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捣鼓东西,认真到对他的话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应。tom感到好奇,踢掉鞋子走过去看。
  
  “嗨,在做什么?” 他随手捡起餐桌上一颗苹果啃了起来。
  
   andy转过头,笑了笑:“在和贾维斯先生讨论一些东西。”
  
  一双奇异幽蓝的眼眸闯入tom的眼睛,与往常一般蜜糖色的眼睛不复存在。
  
  “呃?”tom惊了一下,嘴里的苹果突然变得不那么美味了,连同他话里的内容都忘了诧异。“新……新美瞳?”
  
  “什么?”他眨了眨眼睛,指了指自己,“这个吗?”
  
  “大概是副作用吧,我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掩盖。先不说这个,过来,”他拉进和tom之间的距离,将手机放到一旁,“是这样的,我等下准备去奥斯本公司……”
  
  好奇宝宝tom压住了追问眼睛的事,但方才哥哥话语的内容却重新占据了大脑,他小声提示道:“那个……我刚刚是不是听见贾维斯了……”
  
   “我等下准备去奥斯本公司!”
  
  “okok,去奥斯本。” tom连忙投降,andy这才满意,“接下来的事很重要,我不得不严肃点跟你说,或许你能跟我一起去,成功几率应该会大些。”
  
  tom眼睛一亮,连忙问: “什么事?”对他来说,只要不待在家里发霉,做什么事都好。
  
  “奥斯本在生物武器方面十分在行,如果能利用起来的话,相信我能造出大量的绿魔和蜥蜴人,或者……别的什么变异人,相信我,那将会在占领地球上出很大一份力……”
  
  “……嗯??????”
  
  纽约的好邻居目瞪口呆,手里的苹果啪嗒一声掉了地毯上,他是不是听错了??tom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此时在他面前的是某个不熟悉的恐怖分子,他肯定会教对方学会不要在义警面前大声谈论自己的阴谋,但老天,那是他哥!亲哥!纽约好邻居二号!
  
  看着哥哥熠熠生辉的双目,tom不得不顶着andy看熊孩子的目光,以及压抑内心的怪异感再次打断他的话,
  
  “等等等等,我没听错吧!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跟你去……抢劫?偷窃?还有什么什么,占领地球???……”
  
  andy奇怪的看着他,就好像tom说了什么蠢得不行的话,“你是我弟弟,难道你不想帮帮你老哥吗?我以为我们比平常人家的兄弟关系要更好。”
  
  看着andy理所应当又略带小受伤的神情,就好像他说的事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准备打劫一家公司,打算利用变异人做些什么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的事,而是很平常的叫tom帮个递碟子的小忙,tom竟一时憋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他很快找回了自己当机的脑子,急躁躁的反驳:
  
  “这根本不重要!我们讨论的是这个吗?重点难道不是为什么你会有这些念头??god这是犯法的!!我们会坐牢!我是说……吃上大概几百年的牢饭什么的……”
  
   andy正满心激昂,并没有太多耐心听小孩子的胡言乱语, 他一手压制tom的反抗,“你还只是个孩子,我不会让你去做这么危险的事的,你只需要在外面接应,拦住一些不该进来的人。” 说完他站起身,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略带兴奋的哼着歌回去自己的房间,只留tom绝望的躺在沙发上抬头望着天花板。
  
  他已经想象到了梅婶和大哥为了赔偿奥斯本的损失而破产到流落街头了,至于他们?可能要在监狱熬到地球被随便哪个外星人占领才有可能出来了。
  
4.
  
  还没有等到斯塔克主动联系认识的人加入进来一起对抗loki和曾经的队友,小蜘蛛侠便主动找上了门。
  
  托尼看着面前原本活力十足无时无刻不在蹦哒的小奶狗露出,怎么形容呢……神情恹恹得好像被踢出家门后还不小心在水坑里摔了一跤的狼狈模样。
  
  并且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打嗝一边啪嗒啪嗒掉眼泪。
  
  他大概是淋着雨过来的,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眼眶红红的,胸膛随着抽泣起起伏伏,坐在沙发里一动不动,也不开口说话。 这太少见了,但就算是托尼也只有哄女人的经验而没有哄小孩的经验,再加上最近发生的事让他整个人处于压抑状态,拜托他自己也很想找个人哭一哭。于是他只能干巴巴的直接切入主题:“发生什么事了?”  
  
  好在tom很给面子,哑着嗓子抽抽搭搭的回话:“斯塔克先生,我……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托尼耐心的听他说完,但tom不知道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一句话还没说完全,眼泪便流得更凶了,像是因为有信任的长辈在身边,普通的哭泣变成嚎啕大哭,他一边哭一边说,“我哥……我哥他疯了,他打我,说我坏了他的事,他不该因为相信我才带我去……可我根本没有做错什么,我试图阻止他……”
  
  托尼手忙脚乱的扯卫生纸给他擦眼泪,可这完全没用,他终于体会到了精力旺盛的小孩哭起来同样持久。托尼不得不耐心的等待了半个小时,总算把他话语里破碎的句子完全整理出来。

……………………

ps:在andy眼里tom的行为大概就像,他兴致冲冲的拿着攒了很久的钱去买车,但是tom却恶意把钱袋子扔进了河里,差不多这样,比喻可能不太恰当,性质应该是差不多的。

评论(7)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