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蜘蛛骨科/荷兰菲】人鱼(1)〔人类荷兰X人鱼加菲〕

憋了两天终于憋出个脑洞,这次一定不会弃坑!拿我所剩无几的人格保证!(虽然并不值钱)
骨科是白月光啊
…………………………

  “一,二,三,拉!”
  
  翻涌的海面上大船沉沉浮浮,随着海浪一次又一次的翻滚显得若隐若现,暴雨淅淅沥沥的打在海面上,闪电在照亮天空的同时劈向大海,以表天威。
  
  tom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摇摇晃晃地朝甲板走去, 身边赤裸着上身的壮汉们提着煤油灯奔走叫喊,声音洪亮,透着兴奋,嘈嘈嚷嚷中伴着呼啸的雷声,他咽了口唾沫,左看右看着想要找个着力点。
  
  “他妈的,快拉上来!让它跑了老子送你们下去喂鱼!”船长歇斯底里的吼着,挥手指挥船员。厚厚的胡子挡住了他油腻的脸庞,导致看不清他的情绪,但他通红的脖子和发亮的绿眼睛证明了他有多在乎这一次的猎物。
  
  很快渔网在身强体壮的船员们的拉扯下从水面露出,渔网里的生物像是知道自己的即将到来的命运,开始发疯似的挣扎,让船长不得不喊停,以免它将自己弄伤,等到它折腾的没有了力气,他才继续下了命令,直到那一大团东西被拖上了船。
  
  雨水滴落在tom的眼睛里,使他不得不微眯着双眼,可他却强迫自己睁大眼睛,想要在这昏暗的,偶尔冒出一点儿光亮的地方看出些什么东西。他刚想去要去往渔网所在的地方,一个大浪便翻了过来,他才是个刚满十五岁的孩子,体重完全不足以让自己安稳地站在船上,于是他重重一下向扶手旁摔去,强忍着疼痛扶着船身摸滚爬了起来,牢牢抓住扶手半跪着试图抓稳,以免再次一个浪过来,他又摔到另一边去。
  
  身旁同样扒着边缘的flash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和他,还有ned,是从同一个小镇被船长选上的,但flash从小就看他不顺眼,到了船上也依旧如此。tom并没有心情去应付他的嘲笑,因为他看到那个生物也跟着一起摔到了扶手旁,从渔网里滚出来了一个人类……
  
  一个长着近两米的鱼尾的人类!
  
  tom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传说中的生物,看他被灯光衬得发亮的鱼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很抱歉他用的是“他”,因为他实在是无法用“它”来形容一个和人类如此相似的生物。
  
  人鱼很快被船长指挥着几个船员奋力抬起,他的身上满是伤痕,背部还插着几只麻醉针,漂亮有力的棕色鱼尾虚弱地摆在地上,仅在他们抓住时动弹了一下。
  
  tom浑身无力的坐在地板上,愣愣的看着人鱼消失在甲板处。直到十分钟过去后他才稍微有了点力气爬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太过难以置信,他在见到他的第一眼时就手脚发软,几乎扒不住扶手,一股热气直冲他的面颊,心跳用力得快要破开胸膛,就像一个穷人突然见到了一大箱子的黄金,不由自主的呼吸急促。
  
   那是一条人鱼,不是童话,不是玩具,一条真正的人鱼!
  
…………………………
  
   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夜,船长大笑着拍拍水手们的肩膀,给他们发了一大笔奖金。吩咐厨子明天弄一次庆功宴,好吃好喝完后打道回大不列颠。
  
  就连tom也得了一枚金币。ned喜不自禁的用牙咬了咬,一位年长的水手笑着揽住了他们的肩膀,又摸了摸他们的头发,“你们这两个小鬼可真是好运气!我当年来船上能有一枚银币就高兴得不行了!”
  
  tom的心神还在刚才的人鱼身上,听到水手大叔的话才勉强笑了笑,如果是一小时之前的他,他说不定也会学着ned的样子去咬,毕竟他还没上船时,他家的收入也不过一年五枚金币而已,但在见识过那么一个让人惊心动魄的生物过后,这枚金币也就不能使他太过动容了。
  
  “他被关在哪儿了?”tom好奇的问,人鱼是海洋生物,不能离开水面太久,他可不知道船上还有什么地方是适合人鱼居住的。
  
  “仓库,我刚刚去看了,老大一个玻璃箱,养条鲨鱼估计都够了。”
  
  “我能去看看吗?”
  
  水手摸了摸他柔软的粽发,“当然不行,船长下令不准人去看,有两个伙计在那守着呢。”
  
  tom还想在问,却被几个船员打断了话语,“山姆!你在干什么呢?走走走我们去喝酒!”他们走过来,吆喝着拉走了山姆大叔。而他和ned也被刚刚赶来的厨子叫走去准备明天即将送上餐桌的海量食物。
  
  是的,他们被选上时虽然是打着招实习水手的名号,但实际上并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去捕鱼,以他们的年纪和力气也做不了这些事,他们只能在厨房洗菜洗碗,打扫卫生,还有替大人们洗衣服,当然,后者能拿到一些小费。
  
  准备到了大半夜后,大部分人都喝趴了,一些人也撑不住睡意歪着头打起了呼噜。
  
  tom却睡不着,他躺在床上,听着睡旁边另外两张床上呼天震地的呼噜声,满脑思绪,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都是人鱼,从被拉起的渔网,到滚落而出的躯体,那鱼鳞反射的金色光亮几乎迷住了他的双眼,他想着想着,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并为此开始感到心跳加速。
  
  我只是去看一眼,不会被惩罚的,当时太暗了没有看清楚细节,看完就回来。他这样想,不由自主的开始注意两个同伴的动静,轻轻呼吸着坐了起来,穿上鞋蹑手蹑脚的走到ned旁边推他,但ned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并没有醒过来。
  
  “好吧,你醒了可不要怪我没有叫你一起去。”tom小声无奈地说。
  
  仓库守门的两个人早已喝得烂醉,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tom小心翼翼的注意脚下,以免自己不小心踩醒了他们,随后推开门,拿过一旁的煤灯点燃。
  巨大的四方形水箱出现在他的眼前,他走进了两步。
  
  人鱼安静的待在水箱里,身上的伤口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他背对着tom,鱼尾轻轻摇摆,带起一个又一个波动的水纹。像发现了身后的动静,他转过身,有些警惕的盯着面前的这个未成年的人类幼崽,并快速游进了煤灯照不到的黑暗处。
  
  虽然只有短短十几秒,但已经足矣tom看清楚他的全貌。
  
  就像童话故事里写的人鱼是个天赐种族,几乎个个都有好样貌一样,他完美极了,凌厉的双眉,英俊而深邃的五官,以及一双竖着象征兽类瞳孔的蜜糖色眼睛。因失血而有些苍白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雪白的尖牙,他威胁性的眯起双眼,类似鱼鳍的耳鳃不再如之前温和的贴在两边,而是张开着抖了抖。
  
  就连鱼尾也微微弓起。如果tom足够了解蛇类的话,他会知道这是一个准备发起进攻的姿势。
  
  他抓着煤灯的手松了松,看不见人鱼对他而言代表着不会过分紧张,他再次走近,几乎贴在了玻璃上,举着灯企图看清楚角落的人鱼,可再怎么努力,他也只能看清楚一点点模糊的身影。tom有些挫败的坐了下来。
  
  “我对你没有恶意。”他嘟嚷着,就好像人鱼能够听懂他的话一样,实际上他也只是抱怨一句罢了。
  
  他将煤灯放在一旁,双腿盘起,两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点儿身影。
  
       “你饿吗?”
  
  “浪费了这么多体力一定很饿吧,他们怎么没给你饭吃?”
  
  “很抱歉我不能去厨房偷东西给你吃,当然,不是我不想,而是厨师太厉害了,少了什么他都知道,上一次我和ned就被抓到了……对了,你还不知道ned是谁吧?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  
  
  “我之前看见你流了好多好多血,可我现在来看你,却只剩下伤疤了……”
    
  “我有些好奇你睡觉是什么样子?躺着?还是浮在水中就能睡?”
  
  “你叫什么?我叫tom,一年前才来到这艘船。我本来是想来当水手的,我们都知道每一个水手都是勇敢又潇洒的勇士,我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可他们竟然让我干些打扫的活……”
  
  “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叫你andy好不好?梅婶说我本来应该有个哥哥的,但他早夭了,他的名字就叫andy。”
  
  “你知道吗?andy,在遇见你之前,我一直都不相信童话会是真的……好吧其实也不是,也信过……我小的时候,梅婶经常给我讲童话故事,我信以为真,说给别人听,但他们都嘲笑我……我伤心极了,后来我也不信了。”
  
…………
  
        “好像有点太晚了……”

  tom眨了眨有些泛酸的眼睛,他打了个哈欠,站起身。
  
  “晚安,andy。”
  
   他轻轻说,随着灯光褪去最后一丝光亮关上了门。
  
  良久后,待在黑暗处的人鱼动了,他缓缓游动着来到方才tom所在的位置,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评论(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