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蜘蛛骨科/荷兰菲】人鱼(2)〔人类荷兰X人鱼加菲〕

我好喜欢这个故事啊23333,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剧情的,写到哪编到哪,感觉自己在追自己的连载,超有意思

ummm虽然没什么人看,但还是忍不住写写写,就当为当年追过的骨科做一个完结吧。

…………………………

     第二天一早tom便被ned叫醒一起去厨房帮老厨子的忙。
  
  他打着哈欠,眼睛到现在还有些睁不开,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只睡了两个小时,但好在tom年轻气盛,除了有点困之外就没别的什么不舒服之类反应了。
  
   ned扯了扯他的衣服,兴奋的谈论昨天发生的事:“那肯定值好大一笔钱,说不定还会被献给女王,女王一个高兴,到时候我们也是贵族中的一员啦!”

   他们曾在一个贵族姥爷家做过工,是跟着本叔一起去的。淡雅华贵的房屋,浸满花香的后花园,与总是显得破旧昏暗的小镇格格不入,姥爷家美丽的女儿坐在秋千上轻轻荡着,看着他们发出吃吃的笑。
  
        谁能得到那位小姐的青睐,真是上辈子救了世界。ned这样说。
  
  可惜那时候的tom还在发育期,不懂得男女之情,仅仅只有对美丽事物的赞赏艳羡罢了。待他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他又上了一艘满是男人的渔船,连ned都摇头同情起他来。
  
  “嘿!你跟我没什么不同!”tom反驳。
  
  谁知ned得意的挺起胸膛,“那不一样,我早就得到了玛莎的吻。”
  
  玛莎,隔壁打铁铺老板的女儿。
  
  tom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你居然没有被打死?”他可知道铁铺老板对他们这些小伙子有多警惕多恶毒,恨不能在他女儿身边洒满毒药,同龄男孩一接近就会毒发身亡什么的。
  
  “你什么都不懂。”ned怜悯地说。
  
  就这样打打闹闹着来到去厨房的必经之路,发现有一堆人在仓库处张望,他们低声谈论着,指指点点起来。那是人鱼的所在地,两人面面相觑,有些好奇的跑了过去,挤到窗户口想要趴上去看,还没等真正看见什么,几个人便上前驱赶起他们来。他们抓着tom的手臂,毫不客气道:“在这看什么!还不去干活!”
  
  “我们就只是看看。”tom抬头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强行挣扎着捏得他不舒服的大手。 就像每个地方总有一些好的人和不好的人,这里也一样,不是所有人都对他们友好,总有一些人觉得这个年纪的小孩喜欢偷东西,捣蛋,和捉弄人。
  
  “有什么好看的!”他不耐烦道。
  
  两人只好不服气的走开。
  
  
  “神气什么!”ned踢了一脚墙壁,愤然道,“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狠狠踢他们的屁股!”
  
  tom抿了抿唇,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飞快朝厨房跑去。
  
  “嘿!你去哪儿!”
  
  “厨房!”
  
  …………
  
  “让一让,让一让!”tom挤在拥挤的人群里,双手奋力提着铁桶,手肘曲起试图挤开他们。“都让开,这是人鱼吃的!耽误了看船长怎么教训你们!”
  
  众人只好给他让路。
  
  ned抓着头,看着远处怒骂着追上来的flash,恍然醒悟。于是他伸脚一绊,将飞速奔跑看不见地面的flash摔了个跟头。 flash哀叫着抱住了腿。
  
 他笑嘻嘻的拽起喊疼的flash,强行揽着他的肩膀将他拖去厨房,“我们该去干活了,不然又要扣工资。”
  
  “我会向总管告发你们的!”flash恨恨道。
  
  ned耸了耸肩,“我们只是看你摔了一跤不能完成任务,于是好心帮你罢了。”
  
  …………
  
  tom顺利进了仓库,只见几个船员举着猎枪对准人鱼,船长跟副手围在一旁谈论,时不时看向玻璃箱。而里面的人鱼早已炸开了毛,龇牙咧嘴的盯着他们,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船长笑了,“小家伙在害怕。”
  
  “我已经将人鱼的消息发回国内,已经有好几个买家表示感兴趣。”副手说道。
  
  船长摇摇头,“我的目标不是他们,我并不缺钱。”他意有所指。副手了然地点点头。
  
  tom咽了咽口水,将沉重的铁桶放下,不得不打断他们的话:“那个……鱼……”
  
  船长挑眉看了他一眼,朝身旁一个船员抬头示意,“小心一些。”他提醒道。
  
  船员点点头,走来提走了tom身前的铁桶,顺着梯子爬到了顶端,他看了看高度,舔了舔嘴唇,大概觉得太高了相对危险,于是他坐在了十厘米厚度的水箱上,略有吃力的单手将铁桶也搬上玻璃墙。
  
   船员伸头看了看清澈水底的人鱼,他已经不在充满攻击性了,耳鳍乖顺的贴在脑后,一双漂亮的眼睛里不再是兽类细长的瞳孔,而是圆圆的,更为接近人类,他抬起头,清澈的眼眸甚至是有些天真的看着他,似乎在好奇,你在干什么?
  
  给你送饭。船员心里默默想,伸手将铁桶里的鱼一股脑儿的倒进了水里。
  
  可就在鱼砸进水里将水面搅得昏暗不清的瞬间,一个身影突破水面向他扑来,他甚至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强行拖进了水里!
  
  tom蓦地瞪大了眼睛。
  
  伴随着惊恐的大叫响起,众人一时间乱了套。

   “镇定!准备麻醉针!”船长大喊道。
  
  一声愕然的枪声响起,将本就混乱不堪的场面弄的更加混乱,船长捂住耳朵,愤怒的吼着:“谁他妈开的枪?!”
  
  只见一个水手浑身发抖的举着冒烟的枪。
  
  “shit!”他扯下帽子,一把夺过猎枪,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支麻醉针装上,撑起肥胖的身躯爬上了水缸,对着正在撕咬人类的人鱼瞄准,十分冷静的扳下按扣。
  
  “砰!”
  
  随着一声巨响,一支麻醉针扎在人鱼的脖颈处,药效发挥的很快,人鱼渐渐失去力气,再也抓不住挣扎的人类,缓缓沉入了水底。
  
  差点被咬断脖子的船员惊慌的游到靠边处,被船长一只手提出水面。
  
  tom怔怔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只觉得浑身僵硬,冷汗从他后背冒起,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昨晚的行为,他靠近水箱,只离人鱼差着一面玻璃墙,他坐在那,对着它说了一夜的话。
  
  而事实上,只要它愿意,当时甚至没有别人,它不需要处心积虑的等待最好的时机,它只需要表现的友善一些,就可以哄骗这个天真的人类幼崽,将他骗进水里,再把他撕成碎片。
  
  它根本,根本不是童话故事里美好又善良的化身,它是一只吃人的野兽,只是刚好长得跟人类相似罢了。
  
  人鱼微睁着双眼,目光有些溃散,它没有去看伤害它的船长,也没有去看差点被它撕碎的船员,它在看tom,也有可能不是在看他,只是它的头刚好倒在这个位置,而它也正好无法动弹一样。可那双眼睛里充斥着的意味不明的情绪还是让tom有些发愣。
  
  他左右看了看,身边并没有别的什么人,他们都聚集到了伤者身边,只有他吓得坐在了地上。
  
  人鱼看着他充满恐惧的双眼和莫名其妙的动作,轻轻开口吐出一个小小的泡泡。
  
  

评论(13)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