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蜘蛛骨科/荷兰菲】人鱼(4)〔人类荷兰X人鱼加菲〕

andy认为tom还是个不具备独立能力的幼崽,需要自己捕食喂养以及精心照顾。
  
——————————
  
  自从上次那个梦过去后,tom发现人鱼对自己的态度开始变了,它总在tom送饭的那点时间里眼神热烈的看着他,对扔进水箱里的食物不闻不问。
  
  这让tom有些不自在,也让船长注意到了这个现象,毕竟人鱼自从来了船上之后就没见它吃过东西,这让他不得不担心会不会还没到达陆地,它自己就先饿死了。
  
  这是他绝对不能允许的事。他们想了很多办法让它吃东西,甚至变着花样给它抓不同的海洋生物。 然而不管是什么品种的,还是水果蔬菜,还是动物肉干,它通通没有兴趣。
  
  眼看着它游动的姿态远不如从前灵动有力,船长急得胡子都快被扯掉了。
  
  就在此时,tom再次送来了新鲜的鱼,他费力将满满一桶的鱼放在地上,抹了抹额头的热汗,歇气般的喘了几口。
  
  人鱼眼睛一亮,飞快扑到了玻璃前,有些急切的看着他,见到tom有些疲累的举动,顿时沉下脸,面色不善的巡视周围的人类。
  
  船长若有所思,眼眸微微闪了闪,在tom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开口叫住了他。
  
  “tom,你过来一下。”
  
  tom愣了愣,有些犹豫的走了过去,“船长,有什么事吗?”
  
  船长指了指铁桶,“你去喂。”
  
  这一句话于tom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他的大脑有那么一段短暂的空白,几天前的血腥画面在他脑海里不停穿插播放。自从上次的事后,他们都是用绳子将水桶吊起来,再将它沉入水底,彻底杜绝了人鱼袭击人类事件发生。可眼下这个场景,这番话,明显是要他像上次那个船员一样去爬梯子。他结结巴巴,有些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我?”
  
  船长点了点头,催促,“快去!你可以拿到额外的工钱。”
  
  去你的工钱,tom差点没喊出来,我只想要我自己的命!手脚完好不是缺胳膊少腿的那种!他咬紧了下唇,只觉得心里凉透了,对船长的恭敬也在这一刻有了裂痕。tom站在原地,脚底就像生了根,怎么也不愿意动弹一下。可船长态度坚定,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十几秒后,也有可能是更久,他动了动手指,只得不情不愿的提起铁桶去爬梯子。
  
    但他实在年纪太小了,这样一个装满鱼的铁桶,哪怕一个强壮的成年人也不能单手提太久,而tom还要分出一只手去攀扶木梯,他吃力的提起铁桶架在台阶上,才往上又走了一步,摇摇欲坠得让人心惊。
  
  副手欲言又止的看向船长,船长挥了挥手,挡住了他的话,聚精会神地看着面前这一幕。副手只得无奈的退后,让周围的船员举枪警惕。
  
  他在等待。不论下一秒是血肉横飞的一幕还是如他所料,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大笔横财在他面前饿死。
  
  好在接下来的发展并没有让他失望,人鱼游了上去,满是喜悦趴在玻璃箱的顶端,好奇地望向爬到一半的人类。
  
  而当tom一到达顶端时面对的就是一张充满期待的漂亮脸蛋。它眨着焦糖色的眼眸,象征野兽竖尖的瞳孔收缩得更小,长而卷的睫毛上下煽动着,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撒在它下半张面孔上,呈现出一种白里透着红,略带透明的健康肤色。
  
  虽然他确实十分害怕它,但也不得不承认那一瞬间他被晃得失了神,它美得像神明一样高贵。
  
  “……行行好,离我远一点吧。”他小声嘟嚷道,“我一点儿都不好吃……”大概是已经爬了上来,他倒没有在下面时那么紧张恐惧了,人鱼也貌似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
  
  就在他准备把鱼全倒进去的时候,船长再次叫住了他。
  
  “用手递给它!”
  
  tom身子一僵,转过头去看下面的船长。
  
  船长颔首,算是对自己这番话做出一个补偿性的解释,“从此以后你的工钱翻三倍。”
  
  怒火一瞬间冲上他的脑门, 谁要你的钱!我只想要真正的解释!tom咬牙。他算看出来了,这个家伙根本不在意他的命也不在意他的想法,只是拿他当用来验证他某种不靠谱想法的小白鼠而已。
  
    他按耐住狂跳的心脏和满腔的火气,大约是怒极反笑,他反而平静了下来,回过头,从桶里拿出一条死鱼。
  
  “好吧,我可以的。”tom深吸了口气,缓缓伸到人鱼面前。
  
  人鱼眨了眨眼睛,轻轻抓住了他的手,冰凉的温度和恐惧使他被触碰的手腕一时间泛凉失色。
  
   船员们紧张的抬起枪瞄准。
  
  tom一抖,条件反射想要挣脱,人鱼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它主动松开了手,接过他手里的鱼。
  
  他松了口气,如负释重。
  
  但显然它就算对tom没有敌意,它也并不打算开口吃东西。人鱼随意的捏了捏鱼,尖利的爪子刺破鱼腹,血液顺着它苍白的手腕蜿蜒而下,让人喉咙不由一紧。
  
  它似乎犹豫了一下,但看着tom的脸,还是趴在玻璃墙上,将鱼随手从高处扔出了水箱外。
  
  船长不由得失望地叹了口气。
  
  但紧接着,人鱼主动靠近了身体绷紧的人类,在他身旁的桶里胡乱翻着,最终给它找出了一条奄奄一息还没断气的鱼。
  
  人鱼似乎是笑了下,将它开膛破腹,撕下了最柔嫩少刺的部位。鲜血沾满它的双手,将它所在的那一片区域染成了红色,再由海水的稀释渐渐变成粉色。tom被这个画面激得往下踩了一个台阶,却见那双手凑在了他面前。
  
  它,不吃,却给他。
  
  “…………??”
  
  这莫名其妙的像舞台话本一样的发展彻底搞懵了tom,底下的人也全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就连船长都看直了眼。
  
       人鱼闪亮亮充满期待的目光让tom心底莫名一软,大概人类天生就抵挡不了性情单纯的动物善意的示好,之前对他所有的坏印象几乎随着这个举动消散不见。但无论怎么样他也不可能去吃生的,于是他挠了挠头,有些磕磕巴巴的拒绝:“不……不用了……我不吃,谢谢你?”
  
………………
    
   小番外:andy的视角(注意,崩坏ooc)
  
  我弟弟来了!他超可爱!
  
  咦!这群人类竟然让我弟弟拿这么重的东西!
  
  他上来了!他知道我是他哥哥了吗??
  
  原来不是啊,只是送吃的。
  
  天啊,这真是不可饶恕,我怎么能让他出去捕猎? 他还只是个没有成年的幼崽,应该受到我的保护才对!
  
  可我现在出不去啊,好烦,难道要让我唯一的弟弟吃死鱼吗?(嫌弃)
  
  这个桶里还有一条活的嘛,没有刺的部位应该留给族群的幼崽……这个鱼还是不行啊,闻起来一点儿也不好吃,等我出去了,一定抓最好吃的给他!
  
  他怎么不吃呢?
  
  他怎么不吃呢?
  
  他怎么不吃呢?
  
  (委屈)
  

评论(19)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