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蜘蛛骨科/荷兰菲】人鱼(5)〔人类荷兰X人鱼加菲〕

终于写到这了,接下来就是甜甜的谈恋爱啦!
明明说好要快速更完,但按我这个进度我大概能编它个十万字数凑个三十整章(面无表情)

——————————

  “既然它对你抱有好感,那么以后喂食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tom坐在水箱上,心情复杂地看着人鱼悠闲游动,时不时的冒出头来,脑子里想起刚刚船长的吩咐。
  
   这真是疯了。
  
  不是觉得给人鱼喂食疯,好吧这个也很疯,但重点还是整件事都疯狂透了。
  
  他这才突然想起,不应该这么冷静的,从抓到人鱼到被授予喂食的权利,不应该冷静到好像抓的是一头没见过的稀有动物。
  
  它不是印象中的动物,它是人鱼,每一个传说中都有她们优美灵动的身影,她们会魔法,歌声蛊惑人心,小美人鱼的故事从他童年流传至今。虽然现在看起来她们比较接近凶残而危险的一方。
  
  如果在几个月前,有个人对他说:“你会遇到一条人鱼,并且能得到跟它共处的机会。”
  
  他大概会这样回答:“哇哦,这个故事真有意思,但我十岁的时候就听腻了。”
  
  就像他潜意识里觉得这是一个梦。
  
  他看似害怕它,却还是有胆子爬上梯子,好像这个荒诞的梦会在人鱼伤害他的一瞬间破碎,然后他醒来,吃饭,干活,看水手们抓上来一袋又一袋的鱼。
  
  它是真实存在的,或许他该正视它。
  
  “好吧好吧。那么第一步是让它吃东西。”
  
  其实也很简单,从刚才的表现来看,andy对活的远比对死的有兴趣,他要做的可能就只是让他们送一些种类多一些的活鱼,这个很好解决,可重点是它一定要tom开口吃。
  
  拜托,他还不想染上什么莫名其妙的寄生虫然后莫名其妙的死去。作为在这艘船生活了一年多的厨房小帮手,他见过的寄生虫种类可能比贵妇们养的狗的种类都多。
  
  但他不吃,它也不吃。
  
  这可就犯了难。幸好船长不在,也不能让他知道,因为他一定会逼着他吃下去,他已经对这个严厉又粗狂的中年人没了信心。
  
  
  “我真的不吃啊????”tom绝望的看着面前固执的人鱼,内心的崩溃让他险些将干净的鱼肉看成爬满长虫的肉块。
  
  天,他差点没吐出来。
  
  或许它该吃熟食,我也一样。他想。
  
……

  船只一直向着大英帝国返航,再过个一两天差不多就能回归陆地,他们将会得到一大笔奖金,好好陪伴家人一段日子。但让他们意料不到的是,在一个看似平常的夜晚,他们再次遇上了暴风雨,与抓到人鱼的那天一样,它突如其来,让人毫无防备。唯一不同的是,这次还伴随着龙卷风。
  
  风太大了,海浪太汹涌了,船看起来是如此的迷惘,尖叫的人群是如此的渺小。
  
  他们慌乱的奔跑,恐惧顺着海水蔓延而上,整只船在越来越靠近的龙卷风的吸引下逐渐失控,好在大部分的人都是身强体壮的水手,他们别无他法,只能在船长的命令下尽量带着几个老幼跳船。
  
  “船长!tom不见了!”一个船员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
  
  船长看起来再无往日那般精神气十足了,他面无表情地叼着湿透的大烟,望着毕生心血在这一天毁于一旦。听到船员的话语,他用牙咬了咬烟,问:“其他孩子呢?”
  
  “都已经安排好了!”
  
  “先走,我去找他。”说着他扔下大烟,脱掉了身上裹着的厚重大衣,往已经淹进了水的内仓走去。
  
  他首先去了厨房,往常这个时候那孩子应该是在这里工作,突然遇到这种事他很有可能会躲在这里,但他淌着淹没到小腿的海水四处查看,却看不见那个孩子的身影。
  
  接下来他去了tom的房间,没有,去了他有可能在的任何一个地方,也没有,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无论怎么找也找不到。
  
  看着淹没到大腿的水,他已经开始走路有些艰难了,海水奋力阻挡着他的步伐,拖延他的脚步,拉扯着想要将他留下。突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似的,摘下了帽子往仓库走去。
  
  门是开着的,水箱碎裂了,玻璃扑得满地都是,在灯光的折射下闪闪发亮,水箱的水混合着淹没进来的海水充斥整个仓库。当船长艰难的来到这里,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tom果然在这,人鱼也在,他似乎晕了过去,脸上都是血,被人鱼一只手半搂着,它的另一只手去攀扶窗户,看样子想要从那里逃走。
  
  像是感应到了另一个人的不请自来,它飞快转过身,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强壮的大胡子。
  
  船长放慢了速度站在原地,从怀里掏出一把枪对准人鱼,
  
  “放下那个孩子。”
  
    人鱼眯了眯眼睛,竖立的瞳孔放大,它没有理会船长的威胁,而是将人类小孩从窗户口推了出去。哪怕是这么慌乱无序充斥着雷雨声和海浪呼啸声的时候,他也能听到物体掉进水里的扑通声。
  
  于是他开枪了,在人鱼跳进海里的那一刻在它的尾巴上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
  
  扑通一声,它还是跑了。
  
   船长面容疲惫的站了良久,也许只有几分钟。房间再无另外两个活物的气息。他靠在墙上,手枪掉进水里,伸手抹了一脸的水,从怀里拿出一根烟,有些颤巍巍的点燃,深吸一口,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房间,水位已经到了他的腰,回头,艰难的走出这个房间。
  
………………
  
  tom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在拍打他的脸,他皱了皱脸,转过头不想去理会,接下来那个人用很重的力道锤在他胸口,锤得他噗的一声咳出了储在肺部的水,喉咙和鼻腔火辣辣的难受,算是彻底醒了。
  
  “咳咳咳咳咳咳……”
  
  他睁开眼睛,先被刺目的阳光恍得皱眉,随后是一张比太阳还要闪耀的脸蛋。
  
  它逆着光,晶莹明澈的眸子欣喜的看着他。
  就是靠得有些太近了,tom连它眼帘处的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棕色的眼睫浓密而翘,随着眼睛的眨动缓缓煽动,
  他顿时感觉心跳漏了一拍。
  
   tom往后退着坐起身来,拉开了让人窒息的距离,左右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
  “你……”
  
  可还没等他说出些什么,人鱼便闭上眼睛直直的倒了下来,压在了他身上。tom惊慌失措的扶起它,这才发现它的尾巴上有一个被海水泡的发白的伤口,再加上它从未吃过食物补充营养,它的鳞片几乎黯淡无光,与初见时判若两人。
  
  他轻轻推了推人鱼,叫它的名字,它没有醒,疲惫爬上了它的眼眉。tom只记得他去释放人鱼的时候被一根横梁砸到了脑袋,后来的事他就记不清楚了,现在看来是人鱼救了他,带着他游到了岸边。
  
  他有些无措的伸手去触碰那个伤口,那是枪伤,他必须想办法把子弹取出来。
  
——————————

玩家:andy,tom
地点:人族村落
武器:受伤的人鱼(?)+1
装备:白装+2

评论(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