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佩帕】键盘侠(一发完)

终于写了自己心水很久的cp,我爱他们。

ps:不是性转!不是性转!

——————————

佩利的兄弟们都不待见帕洛斯,他们觉得这个女人太过漂亮,不像是个安分的,佩利根本压不住她。但佩利不听这些,他只说“帕洛斯不是那样的人,我了解她。”朋友们都笑他傻,被勾了魂,明明连对方哪个学校哪个班都不清楚。佩利却说:“可我知道她家在哪。”朋友们噎了噎,不知道该说也对还是这两件事没啥联系。

佩利对帕洛斯是一见钟情的,当时他在网上被人抢了战利品,气不过跟人骂架,结果被反骂的丢盔卸甲,不由气的说了句你他妈要是在我面前我一定弄死你。对方也不怂,洋洋得意的回了句“你来啊,再不来我可出门丢垃圾去了。”

佩利说:“成,你等着,老子现在就去找你。”然后转身找了卡米尔帮忙人肉,也没细看拿到地址就匆匆走了——万一丢个垃圾人死外面了呢?

这就是气傻了。

去的路上他都已经在脑子里反反复复的胖揍了对方百来顿,可真等看见人了却舍不得下手了。

那是个姑娘,长得肤白貌美柔弱纤瘦,一双黑底橘瞳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细声细气地问:“你是谁呀?”

佩利突然就后悔了刚才砸门的举动太过粗暴,她肯定吓坏了。不过他还没有忘记他是为什么而来的,虽然他的火气因为这个女孩已经下降到几乎没有了。

“你认识帕洛斯吗?”佩利问。

女孩有些迟疑的说:“我就是啊。”

佩利张了张嘴:“……哦。”

哦个屁。他挠了挠头,又问:“那你家有没有个跟你长得很像的男的。”

帕洛斯说:“有,我哥。”

然后佩利把事情全告诉她了。分明只是网上一件寻常的争执,他却说的无比认真。只见帕洛斯啊了一声,有些愧疚的替她哥低声道歉,她说他现在不在家。
真倒垃圾死外面了?佩利想,挥了挥手说不用你道歉。帕洛斯却可怜兮兮的问“那你能不能不要打我哥?”
佩利为难的思考了一会儿,终于点头:“行,不过你要做我女朋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好像有看到对方漂亮的面孔扭曲了一下。

这就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了,不知道帕洛斯怎么想,至少佩利觉得足够浪漫,跟电视剧剧情似的。

往后的日子里帕洛斯也证明了她是一个合格的好女友。她做饭好吃,性格温柔,对佩利又是百依百顺,直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不过她似乎很不喜欢他的那群朋友,每次看到都要绕道走,将关系闹的很尴尬。但佩利这个狗脑子并没有看出来,还在她想走的时候拉着她上去打招呼,这下可捅了火药箱了,帕洛斯哭着要跟他分手,直到被甩了佩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不就一点儿小事吗?怎么就那么大反应呢?

他纳闷了好几天,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那几个兄弟倒是鼓掌庆祝,不过也没敢当他面。

佩利没觉得帕洛斯是真心想甩他,他觉得对方是在闹脾气,不过他还是没搞清楚为啥闹,但这并不妨碍他登门道歉。直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开门问他找谁时,他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给帕洛斯打电话,没人接,成了空号。佩利茫然的站在门外,终于发现自己除了她的名字和住址之外什么都不知道,连她有什么玩的好的朋友也不清楚,他根本就不了解她。

他只得垂头丧气的回了家,连平日里最喜欢的肉食都咽不下去,耷拉着脑袋跟只被人踹了一脚的狗似的,可怜,弱小,又无助。

这下佩利的朋友们都晓得他是真把一颗心全塞给那个女人了,能怎么办?除了捏着鼻子帮他妈的找人还能怎么办。

他们问他有没有照片,可以帮忙在网上发个寻人启事,佩利翻了翻手机,说:“没有诶。”

还尼玛诶,朋友无语凝噎的看着他,又问有没有她哥她朋友的电话。

他摇摇头道:“也没有诶。”

“………………”

“……成吧。”

佩利又说:“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找?”

找屁啊找,朋友翻了个白眼:“我不知道你们这个朋友交的有意思吗?”

…………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屁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们还是靠着描述找到了一位外貌相符……的少年。
提供信息的是隔壁高中的学生,她在寻人帖下笑嘻嘻回复:哇!跟我班上一个同学好像!除了他是男生哈哈哈哈哈哈。
这姑娘大概也没想到真给她说中了。佩利看了回复说一定是帕洛斯的哥哥。于是私信给了那个同学具体询问。那姑娘大概是觉得好玩,很爽快的说了学校名字和班级。

佩利是第一次见到帕洛斯的哥哥,跟他匆匆在卡米尔给的资料上的照片看到的一模一样,漂亮又精致,跟帕洛斯长得很像,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见到他就跟见了鬼似的转身就跑。好不容易有了帕洛斯的消息,佩利哪儿能让他给跑了,拔腿就追,边追还边喊:“我不计较你抢我装备了,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就行!”谁料人一听跑得更快了。但他长得瘦瘦弱弱的体力哪儿比得上人高马大的佩利,没几分钟就给追上按到在地,嘴里还模糊不清的骂他:“操你妈你想干什么!”

佩利一听就觉得很生气,说:“我又没把你怎么样,你骂我妈干什么?”

少年不听,非要问候他妈,直到佩利说“你再这样我揍你”才消停下来。

他跟放弃挣扎了似的坐到马路边上,左手手臂被根钳子似的死死抓着,他抹了把脸有些绝望的说:“我真不认识你,兄弟你放过我吧。”

佩利回嘴:“没让你认识我。我就想找你妹妹,她跟我闹脾气不理我了。”

少年愣了愣,有些震惊的看着他。佩利纳闷,这是什么意思?又见少年试探性的问了句:“……我妹妹?”

佩利大大咧咧道:“对啊,帕洛斯不是你妹妹吗?”

少年一听转了转眼睛,突然就露出一个悲伤的表情,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见他这样佩利有些手忙脚乱,也不好再继续抓着他了,不由粗着嗓子问:“怎么了怎么了?”

少年强忍悲痛说:“帕洛斯是我妹妹没错,但她一个月前就不在了……”

一个月前正好是他们分手的时候,佩利挠头:“不在了?那她去哪里了?”

“……”

少年肉眼可见的顿了顿,表情凝固了一瞬又恢复过来,他说:“就是去世了。”

又补充道:“为了纪念我妹妹我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她的名字,她分明还那么小啊……”

佩利只觉得脑子轰隆一声,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整个人傻愣愣的呆在原地。

帕洛斯佯装抹眼泪没听到旁边有什么动静,抬起头偷偷去看佩利,却没想到这个傻大个居然在那啪嗒啪嗒的掉眼泪,哭的跟个小孩子似的。他顿时不知所措起来,条件反射的举手给他擦眼泪,蹲他面前哄他别哭。

这姿态实在有些过于亲密了,但两个人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良久不见他转好,反而因为有人安慰从默默掉眼泪变成了嚎啕大哭,帕洛斯给他吵的不行,只好妥协了:“好吧好吧我跟你开个玩笑的,她一点儿事也没有。”

佩利打着哭嗝问他:“真的吗?”

帕洛斯无奈的说真的。

佩利不依不饶:“那你骗我干什么?”

帕洛斯说:“好玩嘛,你还追着我跑了十条街呢!我不报复一下怎么行。”

佩利信了。又开始吵:“那你带我去找帕洛斯。”

帕洛斯一言难尽又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最终还是憋出一个好字。不知道是不是佩利的错觉,他总觉得他答应下来后变得有点生无可恋。

佩利终于又见到了帕洛斯,她穿着洁白的纱裙,一头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只不过气色不是很好,不过倒是胖了一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佩利高兴的抱着她,跟她讲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说他有多么想她,又说你为什么搬走了。

帕洛斯却显得很不耐烦,她垫起脚尖捧着佩利的脸,打断了他喋喋不休的嘴,强迫他直视自己,她仰着头眼睛认真的看着他,开门见山道:“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别再打扰我了。”

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我哥。”

佩利愣愣的低头看她,“为什么啊?”

帕洛斯有些不在乎道:“没什么为什么,我不想跟你好了呗。”十足像个玩弄别人感情的渣女。“就这样了,以后你别来找我。”说完她转身就走,佩利回过神来,急了,伸手就去拉她的裙子,没想到刺啦一声,裙子被扯烂了……

两人面面相觑,佩利愣愣的说:“你胸好平啊……”
帕洛斯终于反应过来了,气的扑上去要揍他,佩利顺着接住把她抱了个满怀,用自己的身体把她挡了个结结实实,又在路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下叫了车回家。

帕洛斯又是揍又是咬,一路上就没个消停,好在佩利皮糙肉厚,帕洛斯那点儿动静就跟挠痒痒似的。

佩利再蠢也回过味来了,他说:“原来你是男的,为什么不跟我说?”

帕洛斯还没发泄完,之前那一幕差点把他气疯,嘴里也没一句好话:“说说说,说你妈说,老子说了你能不打我吗?”

佩利认真的看着他:“我打你干什么呢?我喜欢你。”

帕洛斯愣住了,为佩利奇葩的脑回路再次感到震惊。他就没见过像佩利这样的人,脑子蠢性格单纯,随便说点什么都能信,就跟只傻乎乎的大金毛似的,一点儿也不记仇。

佩利见他没说话,又突然道:“难怪你以前不让我亲你。”

帕洛斯纳闷,这话题是不是跳转的有点快,“你什么意思。”

佩利说:“那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帕洛斯恍然,原来在这等着。

…………

很久以后佩利才搞清楚全部事情过程,当时帕洛斯从猫眼里看到他时心里就打了个突,再见他满身腱子肉凶神恶煞的模样也有点被吓到,他是真没想到会有人因为一点儿小事就真的大费周章的找上门,按这个偏执程度估计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解决的了的,他左思右想,觉得总不会丧病到打女人吧,就翻出了几天前表妹到自己这住忘了带走的换洗衣服,解开头发披着就去开了门。好在他长得好看身量也不高大,这么打扮也没什么违和感。

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帕洛斯烦死了佩利那群朋友对他指指点点,说他又靓又正,靓你妈!老子是男的!但他不能说,于是只好避着不见他们。而他这边也在跟房东商量退租的事,但房东以时间没住满为由要求他找到下一任租客才行,帕洛斯又闷头苦找,这房子地段并不好,偏偏又因为是学区房而贵的要死,要不是它离学校近帕洛斯也不会租它,一般的上班族是不会选择这个地方的。好在最终还是让他找到一个陪读的母亲帮她儿子找学区房,事情解决完了他随便找了个理由甩了佩利,收拾收拾东西就跑到学校住宿去了。虽然学校的饭菜没有他做的好吃,但饭来张口不用伺候佩大爷的日子还是让他舒心不已,压力一没,胖了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当然,正式跟佩利交往的时候他还是搬出了宿舍,不过谁伺候谁就不一定好说了。

——————————

评论(1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