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做了一个十分有毒的梦。我梦到了银爵和帕洛斯。帕洛斯背叛了银爵,于是他逃到一个无人的小屋里,我心疼他,以上帝视角像小说作者那样说:地下室有好多好多的粮食,银爵可以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因为我是创世神啊,这是我的梦啊,我说什么就应该有什么啊!结果银爵他去了趟地下室回来后自言自语的说里面只有这小半桶米了。

我:???(有点茫然)

后来帕洛斯也来了这个小屋,跟一群恶人,我又开口说话了:银爵决定报复帕洛斯,所以他换了张脸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

然后我听到了房间里帕洛斯在破口大骂:操你妈的银爵,你几个意思!银爵回他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我他妈:??????不是,我也想问你们究竟几个意思啊??说好的我是创世神我来编写故事呢??(更加茫然)

然而梦里的我丝毫没有意识到。

我极力将故事往帕洛斯其实没有背叛银爵这个设定上引,但爵哥他不听,他跟我抢笔,他说帕洛斯就是背叛他了。

“…………”

行行行笔给你你来写。

(真的梦到最后我真的有种他在跟我抢控制梦境的权利的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晃看起来快崩溃消散了……这什么意思啊,我一心一意对他好,他自虐干什么啊???)

总结一下差不多就是:

我:我想......

爵哥:不,你不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