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金瑞】囚鸟(一发完)

意识流,可能有些晦涩难懂(瘫),说是囚鸟其实主题是守护。

——————————

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落在他的眼皮上。

那应该是阳光,他闭着眼睛想。

光线透过薄薄的皮肤,在他的视线边缘留下一圈绒绒的光边。

今天的天气很好。这个想法冒出来的同时,他的胸腔中也鼓起一个欢乐的气泡,轻飘飘在心上飘起来。

格瑞慢慢睁开眼。阳光投在他头顶上渍着一团团深色水渍的天花板上,留下一块歪歪扭扭的金色方块。灰尘从干燥的木地板缝隙里逸散出来,浮在周遭的空气之中。

“格瑞!”有什么人在门外叫他的名字,声音里满是蓬勃的朝气,“你是还没有起来吗?”

紧接着,门外的人又敲了敲门,似乎对这个阻隔他的木门不太满意。

格瑞这才从迷茫的状态中彻底清醒过来,他从床上坐起身来,因为这个动作,他身下那张老旧的床发出一声不急不慢的咯吱声。

“等一下。”格瑞听到自己的声音说。他捡起扔在床下的衣物随意套上,这才走出房间到了屋门边。

门打开,灿烂的阳光一股脑地涌了进来,同时进到他眼底的还有一个露出整齐牙齿的大大笑容——

金的笑容。

以及一个热情到让人无法抗拒的拥抱。

“格瑞~你怎么才起来,我等了你好久好久……”

“难道你忘了我们今天约好一起去玩吗?今天是周末啊,到时候肯定好多好多人……”

金嘟嘟嚷嚷着不满的抱怨。记忆自然而然地从格瑞脑海中流泻而出。

是的,他们早就约定好了。

今天是金的生日,他答应下来今天之内不管他想做什么他都会陪着。于是他们决定把完整的庆祝放在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游乐园——也就是登格鲁星。早在三年前秋成为神使后这个星球便得到了神的解放,每一个登格鲁星人都由衷的感谢秋带来的福荫。而他们也在秋的庇护下加紧追赶着其他科技发达的星球。

“嗯。”格瑞应了一声,略微冷淡的声音地带着不易察觉的轻快。

阳光似乎变得更加盛大了,而金的笑容几乎溶进了细细密密的光线之中。

在那之后,过了多久?二十分钟,三十分钟,还是转瞬即逝?

总之,在格瑞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穿戴整齐,和金一起走在去往游乐园的路上。

吹拂过一间间明亮商店的春日熏风和阳光一样暖洋洋得讨人喜欢,在这样的好天气之下,似乎每一个行人脸上都带着欢快的神色。一群孩子正嬉打着从屋子一路跑过去,在身后留下一连串笑声。没人会责备他们的吵闹。

金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这里拉着格瑞去看,那里要停下买个甜筒,而当他们转过第二个的路口的时候,格瑞察觉到右手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金的手覆盖在了他的手背上。试探的触碰,别过脸去装模作样的观看。

他拉住了他的手。

格瑞心中那个泡泡飞快地窜起来,那上面五颜六色的流光轻轻一晃,然后伴着一声轻响,泡泡破裂开去,在他胸膛中洒下一片温柔的水汽。

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选择挣脱,只是耳尖微微泛起淡淡的红。

金惊讶了一下,这才欢喜的向他靠来,脸上全然是满足的笑容。

这就是他如今的生活,平静,幸福,也会……永远这样下去。

这个念头出现的瞬间,格瑞忽地不合时宜地感到一丝迟疑。他稍稍偏过头,移开了本应望向金的视线。

格瑞的眼睛扫过了路旁某一面玻璃橱窗。

他停下脚步,凝视着其中自己的影像——他看起来年纪不大,有些柔软的嘴唇微微抿出一个冷淡的弧度,头发是冷硬的白,却在阳光的照射下被染成一片灿烂的金。

他很确信这是他熟悉的一副形象,但……他微微蹙起眉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像是少了什么。

“唔……怎么了格瑞?”金问,他凑过来,也好奇地望向玻璃橱窗。

那其中映出金灵动的神色,也映出他们握在一起的手。

有什么古怪的念头在格瑞脑中一闪而过,但他最终只是摇了摇头:“没什么。”他轻声说,“走吧。”

一只亮橙色的气球从孩子的手中逃开,晃悠悠地飞向瓦蓝色的天顶。 

“欢迎来到登格鲁乐园!”

金大声念出了彩条横幅上的大字。有些惊叹的左顾右盼,“真的变化好大啊!我记得三年前我还曾来过这个地方开采水晶呢!”

他忽然满脸怨念地说:“还记得那次吗?我完成任务后想玩一会儿,你就在旁边训练,怎么也不肯理我。”

“你还义正言辞的告诉我,你没兴趣浪费时间做这么无聊的事。”

格瑞轻笑了一下,确实。那个总是不顾他的冷脸缠着他的孩子一下子从记忆里蹦出来了,他做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拉着他的手臂哀求着让他陪他玩。而他最后总能得到他想要的。

“格瑞。”

金突然说,有些结结巴巴道:“我……我听别人说,当……两个人到达摩天轮顶端,只要他们心意相通,他们就会一辈子在一起。”

看着他期待的眼神,格瑞有那么一瞬间心跳漏了一拍。连对方手掌传来的温度都觉得有些烫手,他能感觉到金掌心柔软的触感,因为紧张而下意识捏紧的力度,没有茧子,没有伤痕,没有硌手的皮革。

他忽然有些恍惚……为什么他会那样想——那些关于伤痕什么的部分。

金的手本就该是这样的,毕竟在他那些只要想一想就会轻易浮现的记忆中,金一直都是那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孩子。

所以,他为什么会那样想?

这样奇特的念头一直伴随着格瑞,他无意识的点了点头,任由金兴奋的拉着他来到摩天轮的下方。那台可爱的机器正勤勤恳恳地运作着,反复把一个个漆成明艳红色和黄色的车厢缓缓送入天空中,送到云朵的簇拥下。

金开心的笑了起来:“哇!运气也太好了!”

整个乐园都热闹非常,像以往的任何一个周末那样。几乎每个项目前面都排着长队,唯独摩天轮前简直可以称作门可罗雀。

“格瑞?你怎么了?”金扯了扯他的手,道:“检票员叔叔在等你呢!”

格瑞怔住了,他低下头。

两张薄薄的游戏券被他攥在手中,露出的一截花花绿绿票面隐约透下一些阳光。

“我……”他张了张嘴,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回来了。在他的心脏之外,或者他的思维之外,有东西正试图进来。有什么屏障拦住了它,但格瑞能感受到那东西一下又一下撞上去的震动。极其微弱,却坚持不懈。

“我们买了票?”半晌他下意识地喃声问。

“对啊,就在刚才。”金皱起眉毛,稚嫩的脸庞慢慢靠近他,装载着天空的眼睛里满是担忧:“你好像有点没精神……”

“是身体不舒服吗?”

格瑞摇了摇头。

“啊……”金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那个,如果你不想坐摩天轮的话,我们可以换个别的。”

“可能它确实没有那么好玩……”

“过山车也不错啊!还有海盗船,鬼屋……”

金仍然在笑,只不过眼睛里的失落怎么也掩饰不住,那让他瞬间感到有些懊悔——他不该让金失望的,至少今天不能。

撞击消失了。

格瑞摇了摇头:“我没有不喜欢。”

“就这个吧,抱歉,金。”

金微微睁大眼睛,蔚蓝的眸子里重新盛满欢快。“我就知道格瑞最好啦!”

格瑞将游戏券递给了那个穿着深红色工作服的检票员。他觉得对方对他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那仅仅只是一种感觉。因为格瑞甚至根本没法看清检票员的脸。他试图再次好好打量对方的时候,金已经拉住他的手腕欢快的跑向摩天轮的其中一个车厢。

“祝你们玩的开心。”检票员在他们身后愉快地说。

格瑞回过头,检票员已经背过了身去。

他们坐在晃晃悠悠的车厢里。

“呃,好像有点挤呢哈哈……”金半真半假地说着——他和格瑞的膝盖几乎碰到了一起。

格瑞望向他那双难掩雀跃的眼睛。他知道金其实不讨厌他们的小腿会偶尔蹭到彼此,而他也不会。

永远不会。

吊厢缓慢地爬升,他们在远离喧闹的人群,那些五颜六色的彩条帐篷渐渐在视野里变成一张张大小各异的缤纷伞面。再过去一些就是海滩,旁边蓝色的海面正慢慢变成一面形状不太规则的宝石镜子。

格瑞转回视线。

在他们下方不远的地方,一个孩子,大概是个女孩,挣脱了她父亲的手,向摩天轮跑过来。“看哪,看那里!”孩子用细嫩的童音兴奋地大叫,格瑞转头注视着那个女孩,她正冲着某一节吊厢挥手。

那种怪异的感觉再一次出现了。

他看不见女孩的脸。格瑞试图说服自己是因为距离的缘故,然而内心深处,他知道那不一样。那并不是相隔太远而造成的模糊不清,而更像是关于对方样貌的一切信息都从他的视神经上抹去了一般。

这实在太过诡异了。事实上,至始至终,不管是当他们来往游乐园的街道上,还是熙熙攘攘的游乐园里,所有人中,只有金的样子是清晰可辨的。

而当格瑞去仔细回想他们一路而来的情形时,他甚至记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游乐园的。记忆的某一部分像是被凭空抽走了,脑中上一段影像的最终画面仍然是玻璃橱窗上映出的他和金些微失真的样子。

“……格瑞?”

失神中,格瑞感到温热的触感从膝盖上传来。金用手撑在他的膝头,倾身向前,这逼得他不得不往后靠了靠。“格瑞,你听见我刚刚说什么了吗?”

说了什么……?他下意识就要问,却在目光触及到对方气鼓鼓的脸颊时住了嘴。“抱歉……”

“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你好像就一直不太开心……”金的口吻中满是委屈,鼓鼓的包子脸也泄了气。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格瑞可以轻易看清对方纯净的瞳孔里倒影出自己的影像。金的心就像他的眼睛,一览无余不藏丝毫。

格瑞抿了抿唇,想要再次道歉,今天是金的生日,而他却频频出状况,这确实不应该。

他微微张嘴,那句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了。

阳光在吊厢玻璃上投下一圈眩光,格瑞闭了闭眼。有什么东西错了,他想。

“格瑞?”

他再次睁开眼睛,注视着眼前的发小。

金也正有些担忧地睁大那双蔚蓝的眼睛看着他,那让他的眼睛显出可爱的浑圆来。

他微微翕动的嘴唇张张合合;他的面容有着还未褪去的稚嫩,略带婴儿肥的脸颊上染着一层薄薄的、讨喜的粉红色;他的鼻子有一点微微地皱起,呼吸的味道是太阳一样暖暖的气息。

他看起来那么鲜活、生动,在他身上格瑞找不到一丁点风霜刻蚀的痕迹,他就像他记忆深处里那样美好。

有那么一瞬间格瑞甚至想告诉自己,没有必要深究。这就是金了,除了金,他还能是谁?

良久的沉默后,他最终轻声问:

“你究竟是谁?”

            

阳光骤然消失了,一并被抹去的还有喧闹的人声,外面的空间如同失去信号的电视屏幕般一片死灰。

无边的寂静黑暗中,他们所乘坐的吊厢是唯一的光源。它像一盏摇摇欲坠的孤灯,却仍在按部就班地继续缓缓上升。

他们即将到达顶点。

在格瑞对面,金慢慢坐直了身体。他有些不安的攥紧了衣角。

“我是金,出生在登格鲁星的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金。你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

“格瑞,没有什么不对的,没有什么不好的。”他的话音前所未有的认真,他的眼睛含着一丝哀求:“没有比赛,没有死亡,没有痛苦。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吊厢戛然停止,他们终于到达了摩天轮的最高处。

光线在一瞬间重新倾泻下来。那不再是阳光——外面入夜了。

他们脚底是闪烁的霓虹,整个游乐园都流溢着欢乐的华彩。格瑞听到潮水般的欢呼,与此同时,随着一声尖啸,一颗金色的星星的拖着流光的长尾笔直地升入天空。

星星升空的速度逐渐显出颓势,在它将要坠落的瞬间,“砰”地一声巨响,以金色的圆点为中心,无数星火在深蓝色的天幕上迸出,每一个后面都曳出华美的轨迹。

“格瑞,你看!”金兴奋地靠向窗边,一只手握住了格瑞的手。

更多的烟火接连不断地在天空中绽放开来。格瑞没有看去,他凝视着金不断被染成各种色彩的侧脸,一点点抽出自己的手。

像是一帧被定格的画面,金在窗前静默了良久。最终他动作有些机械地坐回到座位上。

“不会后悔吗?”他问,流散的火星映在他的眼中,一刻不停地点亮他蔚蓝色的虹膜。

又一声巨响在不远的地方炸开,那是一朵前所未有的巨大烟花,洒落的火星如同倾倒的星屑,覆住了整个天空。

格瑞心中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金不会问我这个问题的。从来不会。”他轻声说,声音几乎淹没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

金,或者说另一个金。金发褪去色彩转变为白,蓝色瞳孔渐渐凝聚血色,他露出一个冰冷的有些邪气的笑容。

“为什么要拒绝我呢?”他平静地说:“你不该拒绝我的。”

“你会后悔的。”

吊厢猛烈地晃动起来,紧接着,整个摩天轮飞速地旋转起来,撕扯出一个巨大的扭曲的漩涡,无情地吸走世界上一切的声音与色彩。

无数画面在格瑞周身掠过,像快速闪过的蒙太奇。直到最后,一切骤然消失,

格瑞仰面躺在地上。

铅灰色的天空低低地压下来,紧紧逼迫着他的视线。一只孤零零的乌鸦怪叫着撞进厚积的云层中,留下一线黑色的痕迹。

他忍住强烈的眩晕感,慢慢撑住烧焦的地面站起身来。

格瑞环顾着四周。空气中悬浮着肉眼可辨的焦尘,几个石柱破损得厉害,歪七八扭的倒在一旁,他曾见过它们最辉煌的时刻,而现在也不过是一堆无用的碎石。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两具腐烂的尸体以一种扭曲的姿势交叠在一起。

这里是神的战场。而他隐隐约约地知道,他应该从这里带回些什么。

他一步一步走向战场的彼端,天空倾倒的方向。

龟裂的地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堆积的尸体,零散的白骨随处可见。格瑞走过一个双眼空洞的头骨。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荒野上究竟走了多久。身边是一成不变的枯败和绝望,脚下的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他的腿正在逐渐变得沉重而疼痛。

在哪里?

他张开嘴,带着死亡气息的风灌进他的口腔,那个名字已经到了嘴边。

你在哪里?

血液在他的耳膜下鼓噪着,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桎梏。

“金!”他终于大喊出了那个名字。

像石子投入水中,他孤独的声音在一片死寂中激起涟漪,也在记忆之海上掀起波澜。

他想起死去的同伴,想起围绕着他们的神使,想起金轻轻遮盖住他视线的手,那双泣血的蓝色眼睛亮的惊人。

他想起那个灿烂的笑容,金微微颤抖着肩膀,哽咽着对他说:

“要做个好梦啊,格瑞。”

在陷入绝望黑暗的前一刻,他眼前有细小的金色光点一闪而过。那是金在他体内留下来的元力,它最后一次出现,然后堕向无尽的虚空。他没有犹豫地向它追去,随着那点渺茫的希望沉入没顶的精神洪流之中。

“金……”

他奋力向前跑着,当灰败天空与焦枯大地交接一线终于出现在视野之中时,他看到了他。

那个有着白发的少年站在森白的骨堆上,孑然一身。金光直直向他冲去,他回过头来,眼睛渐渐褪去血色。

金色的微光中,元力消失在他的身体中。

世界传来轻微的震颤,那是一切混乱开始的征兆。巨大的爆破声炸响,喷发的元力穿过空气发出危险的嚣叫,战争再一次打响。来自过去与想象的幻影随着狂风呼啸着卷起,金在暴乱的气流中定定的望着他。

格瑞迎着狂风暴雨坚定地向他走去。

在飘落的雨屑中,格瑞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低头注视着他,注视着那双熟悉的蔚蓝色眼睛。

金伸出一只手来拉住他的衣角,眼睛里依旧盛满他的模样,他说:“都想起来了吗?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我会保护好你的。”

格瑞摇头,他把手轻柔地放在金冰凉的脸颊上,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触碰他,他靠近金的耳朵,在他耳边轻声说出自己的答案。

金轻轻展开一个笑容,整片天空倏忽被照亮,像被按下停止键,无人掌控的元力在戛然中断进程后颓然消散,带着死亡气息的乌鸦也在瞬时化为明亮的湮尘。所有一切终归平静,金的身影与他开怀的笑一起渐渐溶进了金色的盛大光芒之中。

世界再一次飞速旋转,纷飞的记忆螺旋上升。

夕阳下的湖面泛起金色波光,湖边小路上四个少年愈走愈远;带着爽朗笑容的秋挥舞着手做最后的道别;水晶森林里误入野兽禁地死里逃生后相互包扎扶持的两个孩子;

最后的最后,在所有片段的尽头,逆着阳光向他伸出手的幼小孩童……格瑞目送着他渐渐消散,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

     

就算是死,也让我和你一起面对这一切。

——————————

有自设,设定是凹凸大赛是一场阴谋,所有人都死了,金也是,格瑞也是,但金拼了命分出了黑金保护格瑞的意识(黑金也只是一段意识,他俩的肉体都死了),如果格瑞不愿意留在梦里,一定要醒来,那么他面对的就是自己的脑死亡,也就是意识消散。

评论(1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