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了个达

辣鸡文手
金瑞佩帕真香真好食

【原创】国度 (1)

一个关于自由与意志的童话故事,改自美人鱼。

锻炼写作用的,自嗨。
——————————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还不住在纽约,我的家乡来自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那儿的人随遇而安,过着简单却没有压力的生活,如果要让十年前的我来评价,我准会说这是一种慢性死亡,一个年轻的人如果流不出炽热的鲜血,那他又何必再经历衰老呢?
  
  所以当我毕业后,我并没有在镇上随便找一份工作延续他们混吃等死的风格,我总梦想着闯出点儿什么来,举着巨剑杀死恶龙,带着公主或者随便哪个几岁孩子回归,接受我应有的勋章。到现在离开这个找不到属于我的位置的小镇,去竞争最激烈的城市做点儿什么大事情。
  
  “你总是太冒进了。” 我的母亲不认同的对我说,“这里没有人会逼你。”
  
  她不能理解我一个女孩子哪儿来的这些想法,她希望我能够安分下来陪着她,到一定的年纪后嫁给一个知根知底的男孩,两人和和美美的再生下几个孩子。她是这样想的。在这个小镇,我的母亲是一个随处可见的符号,她们安于和平,如此温柔,又如此相似。
  
  而我的祖母笑了笑,苍老的褶皱一条条舒展开来。她坐在靠窗的位置,在午后的阳光下织着毛衣,温声替我说话:“路是她的,她该有点自己的选择。”
  
  我总觉得她不像是出生在这个小镇上的人,这个养老院般的地方培养不出她这样的人。
  
  她大体上与母亲其实并无不同,一样平和,一样能干,并且安于现状,但她处理事物的果断态度,对迂腐不经意间的嗤之以鼻,我总能从她清澈的蓝眼睛里找到一丝异样。
  
  那时候我正处在对外界极度的慕羡和来自母亲的压力中徘徊,焦虑使我潜意识内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同,我找不到人可以诉说,事实上我也不想对别人敞开心房,让她或者他看见我的内心,我一直相信自己是个坚强的人,坚强的人总是独自面对一切。
  
  但祖母发现了我的不安,她拉着我,主动跟我说起了一个故事。
  
  “想听听我是怎么选择的吗?”
  
  我有些羞愧也有些难堪,从小我就表现的非常独立,可如今我早已成年,我的祖母却要开导我,我并不希望她眼里的我还是一个穿花裙子的八岁小女孩。
  
  但我的确渴望这个。
  
  她安抚般的拍了拍我的手,缓缓说起了属于她的故事。
  
  “五十年前,我还是个小姑娘,正是像你这样花儿一般的年纪。 或许你觉得这里是一座禁锢你的牢笼,但相信我,孩子,你只是没见过真正的牢笼罢了……”
  

评论

热度(18)